青棠欢

所有本子无余本,不再刷。
头像@失之东隅

【王喻】且放白鹿青崖间(完)

  Day 26

  起始章:(1)

  上一章:(3)

  

  一时的安稳不是真正的岁月静好,一辈子的安稳才是细水长流。

  喻文州在遇上王杰希后不断期许着一生一世,而真正在一起后,他开始期许的不过一餐一食,一日一夜。

  他甚至会在还很年轻的时候去想老去的事情。他想,以王杰希那样的脾气,大概老了以后也还是个严肃却和蔼的老头儿,挺着腰杆气度十足地遛狗买菜。喻文州想着想着,就笑了。

  日子啊,就这样,真好。

  喻文州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是午觉。

  夏休北上,喻文州基本上过着“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偶尔清醒的时候也就打打荣耀。王杰希评价,你过得一点也不像个年薪近千万的成功人士。

  喻文州反驳,那你天天揣着狗看电视就很创业范吗?

  王杰希想了想没说话,虽然他其实很有理由反驳的。他看的可是财经新闻。

  但是和喻文州在口舌上一争高下有什么意思呢?没有。王杰希只在某些事情上要跟喻文州强调“高下”。

  不管怎么样,喻文州在这件事情上取得了胜利,于是他心安理得地继续“吃饭睡觉打荣耀”,消磨人生。

  但是与王杰希一起消磨人生也不是那么清爽的事情。因为王杰希的一些习惯,喻文州觉得实在“匪夷所思”。

  譬如夏天午睡拒绝开空调这件事,喻文州实在接受无能。真的,真的,真的,很热啊!尤其是养了狗之后,每天都好像围着个狗毛围巾睡觉,分分钟热到抓狂。然而无论喻文州怎么抗议,王杰希对他的软磨硬泡就是无动于衷,坚持认为睡眠时间不应该开空调,易“寒气侵体,外邪内传”。

  喻文州争取了一个夏天,也没争取到开空调的权利,反而习惯了在闷热里辗转反侧,又在汗涔涔里醒来,坐在床上懵半晌,才打着呵欠扯扯衣服出卧室寻觅些吃吃喝喝。

  今天也不例外,只不过快醒转时喻文州朦朦胧胧间有些诧异,怎么好像没那么热了?大概自己真的习惯了。

  而他就这样,像这一整个夏天他习惯的那样,扯着自己湿乎乎的衬衫,把自己的一头乱发揉到爆炸,打着呵欠慢慢拉开卧室的门,拖着长腔腻腻地喊了声:“杰希……”

  一片静寂。

  喻文州在看清眼前的一切后一秒清醒,一向以敏锐犀利著称的头脑也在瞬间超负荷运行到失速再到彻底死机。

  客厅里不是王杰希搂着狗看电视。客厅里是一个中年美妇搂着狗看他。旁边还坐着一个文雅严肃的中年大叔。

  而王杰希端坐在与他相背的沙发上,听见他的声音,挺自然地回头看着他,应了一声:“睡醒了?”

  喻文州懵懵地点了点头。

  王杰希回过头,冲那两位道:“这就是喻文州。”而后站起身走了过来,要把喻文州拉过去。

  被他挡住的瞬间,喻文州抬头一脸紧张地瞪着他,黄少天附体般飙着语速唇语:“王杰希你要死啊!这是你父母吗?怎么不打声招呼……我的天呐我这模样他们看了去得对我什么想法啊!”

  “能有什么想法。你看他们有一点点奇怪的样子吗?”王杰希浑不在意地低声应了句,回身抬手揽住喻文州的肩轻轻把他往父母面前带。

  毕竟还是经历过大风大浪见过大场面的蓝雨队长喻文州,这短短几步路,早就调整到最佳状态,摆着乖巧到不能更乖巧的笑脸对王家父母道:“叔叔阿姨好!”

  他自问笑容亲和,礼仪周全,应当能挽回点好感度。万万没想到,王杰希轻描淡写补了个刀:“该叫爸妈。”

  喻文州忍不住打了个颤,对面的王家父母也是肉眼可见地“震动”了一下。喻文州这一抬眼,恰好与王家妈妈两两相望,这视线一交锋,喻文州又赶快摆正姿态,继续保持春风和煦万物亲近的笑,想着要不然按照王杰希的要求叫声“爸妈”……?还没等开口,却见王家妈妈张了张嘴好像要说什么一般,喻文州又赶紧乖巧闭嘴聆听长辈教训。

  然而王家妈妈还没说什么,她怀里那只小狗先“嗷嗷”叫了两嗓子,扭着头两只前爪讨好地蹭着她的胳膊。

  王家妈妈的注意力果然被分散了,满脸宠溺地逗着小狗。喻文州不禁生发出一种复杂的情感,既佩服此狗通杀王家母子的能力,又对自己逃过丈母娘盘问长松了口气。

  而他这颗心还没安放好,王家爸爸忽然开口了:“这位是蓝雨的队长吧?”

  喻文州一滞。王家爸爸的神情一直都非常严肃认真,喻文州也猜不透他说这一句时是个什么意味。以喻文州的经验,他们这些职业选手的父母,其实对荣耀没那么强烈的兴趣,比赛也看不了两场。喻家父母就只看过蓝雨进入总决赛的两场,有印象的也只有蓝雨阻击微草成功登顶荣耀巅峰的那一次。所以除了蓝雨队员,喻家父母也确实只对王杰希比较熟悉,只不过以前是当成自家儿子的对手,现在当成自家儿子的好友而已。

  虽然自家父母对王杰希态度友好,但喻文州可不敢以此类推王家父母的心理。毕竟蓝雨和微草结仇的那场冠军战,是蓝雨取得了胜利,喻家父母自然没有那么强烈的敌视心理。而在王家父母眼里呢?喻文州该不会是个先抢了儿子冠军,又干脆把儿子拐走的十恶不赦之徒吧?

  “敌情”不明,喻文州只好抿着嘴笑,非常规矩地点头应声道:“是的叔叔,我是蓝雨的队长。”

  他说这句话时,不自觉就把背挺得笔直。无论在何处面对何人,“蓝雨队长”,都是喻文州绝对的骄傲与责任。

  王杰希在一旁看着他的侧脸,喻文州态度上的分毫变化都尽收他眼底。乍见他父母时的无措,迅速调整后依然挥之不去的紧张,还有被他父亲点明身份后那种郑重其事,都让王杰希心思随之而动。

  目前看来,在小狗的助攻下,喻文州在他父母那里交了一份不错的答卷。

  确实不能埋怨王杰希没提前跟喻文州通气,毕竟今天他自己拉开门看见他家父母站在门口时,王杰希的脸上也难得露出来些尴尬之类的表情……虽然很快就稳住并且思量着怎么一招制“敌”了。

  他对这次历史性会面非常有信心,毕竟另一位当事人,可是喻文州啊!

  果然,这边王爸爸得到了喻文州的肯定,眉头皱了皱,犹豫再三,终于开口问了:“那你和我们杰希是……是……是……怎么……怎么……嗯……”

  自家爸爸吞吞吐吐,王杰希非常没有自觉地咳出两声笑。他妈妈正逗狗逗得开心,听见他这几声,抬起头狠狠剜了他一眼,又抬手推了王爸爸一下,低声埋怨:“来之前说好了不说这事的,你就别再多问了。”然后回头冲喻文州非常和气地笑着道,“文、文州呀,我们今天来也不是问……你和杰希的事……哦是为了这只小狗!”说着王家妈妈把自己臂弯里的狗狗举了举,嘴角的笑意扬得更深了,然后继续道,“前几天跟杰希聊天,他说家里来了条小狗。但是他最近不是要忙事业嘛,顾不过来,就问我们想不想养着,我正想领条小狗回家养呢!今天我和他爸爸来这附近……有点事,然后就想着把小狗抱走好了。”

  喻文州闻言赶紧笑着应了:“这只狗很乖的,是院子里的流浪狗,已经做了检查打了疫苗,来到家里很快就学会了规矩,挺省事的。阿姨带回家去养不用操什么心。”

  “是啊是啊。”王家妈妈非常认同地点头,“我和这只狗狗也挺有缘的感觉,一见就觉得挺喜欢呢……”说着抚摸了小狗两下,一双眼睛依旧含着笑,锁在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眼睛亮亮的,笑得十分甜,王杰希扫了一眼,就想,稳了,他妈妈就吃这一套。

  果然,王家父母小坐了片刻就告辞离开了。走之前,王家父母没有再提到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关系。但是出门时,王家妈妈仔仔细细又把喻文州打量了一遍,眼神一直都挺和善的。

  王家父母走了快十分钟,喻文州才解除高度紧张状态,抓住王杰希的领子就把他按倒在沙发上逼问:“怎么回事!你爸妈怎么就……”

  王杰希任由他“凶狠”,一只手松松地揽着他的腰,若无其事道:“这个,其实要怪你的。”

  “凭什么怪我!”喻文州不服气。

  王杰希弯着手臂抚摸他睡乱的发,漫不经心道:“去年你在我家里住,把衣服啊日用品啊乱丢乱放。有天我妈来我这里,我还没顾得上收拾,就被她发现了。”

  喻文州皱着眉瞪他:“你平时不是很爱收拾家里嘛!怎么会没顾得上收拾……”

  “在你面前的必要表现。”王杰希唇角扬了起来,看着喻文州表情越来越“危险”,自得其乐地继续道,“我妈就问我,是不是有朋友来家里了。我说,是啊,男朋友。”

  这次他话音落了,喻文州没有着急说话,只是用探照灯般的眼神把王杰希的脸仔细扫视了一遍,最后慢慢慢慢黯淡下去,一脸颓废地趴在王杰希身上,闷闷地道:“你爸妈知道了是不是对你很生气……”

  “你也太低估我爸妈的承受能力了。”王杰希捏着他的后颈,歪着头道,“我妈一开始就无比镇静,虽然得有半年没搭理我。不过我想那半年间她应该经过好一番调查,把这些事都给弄得差不多清楚了,还跟我爸通气了。然后有一天,她就忽然把我叫回家,和我爸一起严肃认真地跟我谈,说别的他们管不了也没法管,就一点,一定要找个好孩子,然后不许瞎玩。”

  喻文州脑补了一下那时候王家家庭会议的情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虽然王杰希一向以严肃的面貌示人,但被家长叫去耳提面命,却是关于这种事,实在是,有趣。

  有趣的事情并不止这一件而已。夏休的时光毕竟短暂,喻文州再依依不舍,也不得不收拾东西回蓝雨备战新赛季去了。而王杰希也正式开始了他的创业历程。过去的荣光或许可以为他提供一个更好的平台,但后面的路怎么走,还得步步为营。

  之后的日子依然是喻文州习以为常的“异地恋”生活,各自忙着各自的事业,闲下来时挂着视频通话依旧各干各的事。

  但经过那次猝不及防的“见家长”后,喻文州的生活还是发生了些许变化。比如,隔三岔五来的快递,包裹里都是些非常时尚的衣物配饰,正正好合喻文州的体型。更可疑的是,寄件人那栏总是空着的。

  喻文州略略一思索,一个电话就打给王杰希了。王杰希听他说了几句,立刻明白了,忍着笑说:“怪不得我妈之前问我你的衣服尺寸……”

  喻文州拎着衣服仔细研究,啧,还是挺贵一牌子的。他想了想问:“我是不是该给岳父岳母表示一下?”

  “嗯?”王杰希听见他的称呼,在那边声音扬了起来。

  “哦……好吧,咱爸咱妈。嗯,我之前只给他们寄过G市特产和一些保健品,没想到咱妈蛮爱打扮的,我是不是该送些……衣服?”说到最后喻文州迟疑地顿了顿。

  “不用。”王杰希不假思索道,“你只需要穿着这些衣服好好拍些照片,给我妈发过去,就足够满足她那奇怪的‘打扮欲’了。”

  喻文州默。他之前就知道了王杰希那一堆各色围巾都是“妈妈牌”的,他还挺庆幸自家妈妈不爱折腾他。没想到啊没想到……

  “我妈这么些年一直很失望我长得不符合她的要求,现在可好,有了你,我能逃离魔爪了。”王杰希还在那边得意洋洋地补刀。

  喻文州冷哼一声。谁怕谁啊!王杰希等着后悔吧!

  于是这段时间,蓝雨上下发现喻文州仿佛换了个人,私服衣品颇有某种特色,像……

  “越看越觉得眼熟有种王杰希的既视感!我说队长,你不至于吧,干嘛把自己从外表上都跟他那么样打扮啊!他长得又不怎么样!虽然穿得还算讲究但是又不是什么‘搭配师’‘挑款达人’什么的,模仿他的脸还是衣着都没意思的嘛!”黄少天最先get了关键点,实在忍不住张嘴开槽。

  可惜了,这么些年,喻文州早练就了雷打不坏金刚之身,对黄少天的声波攻击全免疫。对于黄少天此次吐槽,喻文州只是低头扫了眼自己的衣着,然后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反正平时主要穿队服,其他衣服也就随便穿穿了。好了少天,我们把这块这个战术再研究一下啊……”

  而千里之外的B市,秋意渐浓,王家妈妈遛着新进家门一个月就已荣升“团宠”之位的小狗,收到了王杰希转来的图片。照片里喻文州穿着她买的衣服,笑得乖巧。王家妈妈心情非常好,秋高气爽,天清云淡,适合采买衣物!

  时空的阻碍,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越来越不是事。而心与心之间的隔阂,却渐渐成为难以填补的深壑。而喻文州是那么庆幸,他和王杰希所隔着的永远只是物理上的距离,而不是灵魂。

  于是无论发生了任何事,他永远在他身边。

  喻家妈妈的事发生得极其突然。

  喻文州像任何一个寻常训练日里那样结束了晨间训练回宿舍检查手机信息,却发现了自己爸爸打来的36个电话。

  一瞬间,喻文州心跳都停了。若没有什么事,他爸爸不会这么着急找到他。喻文州回拨电话的手都在发抖。

  电话仿佛经过漫长的岁月才接通。喻文州还没听清那边说了什么,就颠三倒四开始询问爸爸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喻家爸爸也焦急地同他说着些什么,两个人的声音交错在一处,谁也听不清谁的。

  喻文州稍稍稳了稳心神,尽量镇定地闭上嘴,听自家爸爸慢慢叙述。

  听了半分钟喻文州算是听懂了。是他妈妈在家里出事了,从梯子上摔下来了,现在已经进了医院等待手术。

  喻文州心“突突”地疼。他妈妈爱干净,隔段时间就要把家里好好打扫一遍。家里的梯子不算高,是用来打扫高处卫生的。而他妈妈是因为梯子没有放稳,不小心摔了下来,把腿摔骨折了,幸好当时手机离得不远,喻家妈妈自己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再通知了喻家爸爸。喻文州训练时不带手机,便一直没有联系上,直到现在。

  喻文州大致了解了情况,慌忙向俱乐部请了假,把手头比较紧急的事情交代给了黄少天,便着急冲出门去坐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喻家妈妈已经进了手术室。喻爸爸安慰他说不是特别严重,算个正常的小手术,只是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喻文州发着怔,半晌,跟爸爸说“要出去一下”,躲到了楼梯间,颤抖着拨通了王杰希的电话。

  响了三声,王杰希接了电话。喻文州听见他依然沉稳的声音,心下忽然就安定了许多。

  “怎么了?这时候你应该在训练吧?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是出什么事了吗?”王杰希很冷静地问他。

  喻文州按了按额头,低声道:“我妈妈从梯子上摔了下来,把腿摔骨折了。”

  王杰希在那边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坚定地对喻文州说:“不要着急,我现在买机票去G市。”

  喻文州咬着下唇,犹豫了一小下,说:“我知道这不算什么很严重的事……但我知道的时候还是感觉很心慌。我妈妈这么些年一直是健健康康无病无灾的,她突然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要手术,我也确实有些紧张了……”

  “为人子女,父母的健康平安是最大的事了,你紧张才是对的。”王杰希轻声说,“但是,你现在有我,不要怕,我现在有时间,可以去照顾妈妈。”

  喻文州“嗯”了一声,在王杰希看不到的这边眼眶红红的。

  王杰希在第二天早上抵达了G市,并且坚决拒绝了喻文州要来接他的提议,问清楚医院地址后,行李都顾不上放好,直接来了医院。

  喻家妈妈的手术很成功,还需要住院一周观察一下。生了病的喻家妈妈像个小孩子一样,耍些小脾气,总是挑剔喻爸爸和喻文州做的饭不好吃,又不愿意吃医院餐及外卖,正吵吵闹闹着。王杰希推门进来时就看见喻文州在收拾没吃几口的餐盒,而喻爸爸正好言好语劝着喻妈妈好歹多吃点。

  喻文州听见响声回头,看见王杰希时,脸上的阴郁扫开了大半,神色亮了起来。喻妈妈躺在床上,也看见了王杰希,那神情比喻文州还要高兴,非常开心地坐起来跟他打招呼。

  喻文州来拿王杰希的行李,喻爸爸站起来给王杰希让座,王杰希笑了笑推却了,笔直站着柔声慰问着喻妈妈。

  喻妈妈拉着王杰希的手向他诉苦,埋怨自己以前把喻家父子伺候得太好了,现在可好,她一生病,喻家父子连饭都不会做了!

  喻文州归置好王杰希的行李,走过来小声反驳:“我回蓝雨吃食堂,还能给爸爸带点。妈妈你吃不吃我们食堂的饭?你之前说挺好吃的……”

  “那么远!带来都凉了!”喻妈妈瞪他,边说边摇着王杰希的手问他,“杰希你说说,这孩子怎么办?之前一时兴起学做饭,结果到现在就只会弄个面条。他现在能吃食堂,以后退役了怎么办?也没个女朋友,就算找到了人家愿不愿意给他做饭还是个事呢……”

  王杰希回头瞥了喻文州一眼,转过来安慰喻家妈妈:“阿姨不用担心,我看着文州是个有福气的面相,不用愁这些事。”

  “妈妈你相信他。”喻文州一本正经地接话,“他会看相的。”

  首次慰问没多久就结束了。期间喻家爸妈也挺好奇,王杰希怎么千里迢迢跑过来了。喻文州怕他又搞一出“突然出柜”,赶紧把话题岔开,提醒爸妈王杰希还没休息呢还是让人家好好休息吧。他如此一说,喻家爸妈果然就点头称是,催促喻文州赶紧给王杰希找住的地方。

  喻文州本来想带着王杰希继续住酒店,但是喻家爸爸说,反正喻妈妈最近不在家,喻文州又住蓝雨宿舍,干脆就让王杰希住家里好了。王杰希从善如流,连客套都没有客套一下。

  就这样,喻文州带着王杰希坐上了回家的车。在车里两个人也没有多少交谈,但垂着的手始终十指紧扣着。喻文州无意识地用头倚着车窗,感觉手上那紧握的温暖给他莫大的支持。

  而王杰希终于如愿以偿,第一次住进喻文州的房间。他看着喻文州帮他收拾行李,忍不住从身后把他抱进怀里。两个人身体的曲线是那么契合,像是与生俱来为对方而设那般。

  喻文州把手轻轻搭在王杰希环在他腰间的手臂上,侧着头低声说:“对不起,杰希。我还没跟爸妈说咱们两个人的关系……”

  “没事。”王杰希俯在他颈窝里轻轻嗅了嗅,低声答,“这事本来就该由你做主,但是你要知道,无论如何,你和他们都是我的家人,我的亲人。”

  喻文州浅浅勾起一个笑。

  家人。一个没有什么情绪与味道的词语,却包含了这个世间一切的爱与美,拥有与奉献,苦难与幸福。

  何其幸运,他和王杰希终于走到了这里。从此,他们彼此的生命就这样融合于一处,无论艰难困苦或平淡安稳,就这样携手走下去了。

  喻文州侧过头,给了王杰希一个轻柔的吻。

  王杰希的到来让喻家妈妈无比欢欣,因为伙食水准终于得到大幅提升。喻文州彻底失宠,连“陪护”的权利都被剥夺,和喻爸爸一起被赶回去工作了。蓝雨俱乐部也特别派了经理亲自来慰问喻家妈妈,黄少天跟着来的,看见王杰希各种挤眉弄眼,聊天时也各种“话里有话”。喻文州无奈,想尽办法客客气气把他们哄了回去,临走前瞥了自家妈妈一眼。也不知道黄少天说的那些有的没的,他妈妈听进去几分……

  而王杰希完全没有什么不对劲。他像往常那样给喻妈妈削苹果,听喻妈妈跟他聊天,偶尔答两句。

  喻妈妈问他,杰希,明天咱们喝乌鸡汤吗?王杰希说,好啊。

  喻妈妈感慨,杰希怎么那么贴心!比文州省心太多了!王杰希笑了笑,说,文州脾气那么好,怎么会不省心呢?

  喻妈妈瞪大眼说,可不省心了!以前不许他打荣耀,结果拧不过他的倔脾气,爸妈不得不妥协了。王杰希说,是啊,文州其实是个很倔强的人……但他永远知道自己要什么,并且能为此而奋斗,多好啊。

  喻家妈妈这次没有着急说话,等着王杰希把苹果削好,接过来慢慢吃了两口,忽然说,我们文州,倔,还特别能忍,自己的事情很少去麻烦别人。像杰希这样好的人在他身边,多照应照应他,当父母的也就放心了。

  王杰希笑了笑,郑重其事地说,我都记得了,我会的。

  门口的喻文州听见了这一句,悄然无声地笑了笑。

  像是岁月,悠长而宁静地走过,温柔如斯。

  ——完——

  全目录:《作品目录汇总(随时更新)》

评论(14)
热度(200)

© 青棠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