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棠欢

所有本子无余本,不再刷。
头像@失之东隅

【王喻】“时差”恋人(FIN)

  Day 1

  “和王喻的72天”活动开始啦~~我先来抛砖引玉,谢谢各位的参与和支持!王喻tag开启天天产粮模式!

  

  外面下着雨。王杰希回家时,左手的袖子湿了一截,手上掂的白斩鸡倒是用袋子紧紧裹着,相比是安好的。

  他关上门,看见喻文州在客厅里,站在鱼缸前,用食指点着水面。那三四条金鱼在水里自顾自地游,喻文州自顾自地笑。

  他说:“一个一个来,都别着急。你们亲得我好痒呢。”

  雨天黄昏,光线暗淡,他的身影像是附在暗色背景上的一纸画,轻易就能被风吹去,被雨濡湿。

  王杰希把白斩鸡放在桌子上,把打湿的外套脱下,开了灯,慢慢走到喻文州身边,抬手去摸他的发——

  却什么也没有感觉到。

  “我买了白斩鸡,放在桌子上……也不知道你还要多少天才能吃到。感觉这几天,你的时间过得更快了……这样的话……”

  他自顾自地说,忽然说不下去了,只是看着喻文州的手指在鱼缸里一沉一提,似乎正和小鱼们玩得尽兴。

  原来,12天5个小时之前,喻文州是这样打发过他不在的日子啊。

  此刻的小鱼在水里无人打搅地游着,此时的王杰希看着喻文州默默无言。

  喻文州在他们眼前真实地快乐着。

  而虚幻的只有时间。

  从一年多以前,喻文州在蓝雨的晓川场馆神秘失踪后,他的时间对于这个世界来说,都是虚幻。

  一年多前的某个深夜,已经睡下的王杰希忽然被电话铃声吵醒。来电的是蓝雨俱乐部的经理,告知他的事情,让王杰希一时之间无法接受。

  喻文州失踪了,在晓川场馆内。

  那一天稍早些时候,为蓝雨效力十四年的功勋队长喻文州,公开宣布退役。他用创联盟纪录的“十四年”,和无数荣誉,结束了自己辉煌的职业生涯。

  当晚,蓝雨俱乐部为喻文州准备了隆重而温馨的退役纪念仪式。在公开活动结束后,喻文州向经理提出,想一个人去晓川场馆走一走,看一看。

  “毕竟以后再来,就不能走选手通道了。”蓝雨的经理还记得他说这句话时,脸上的笑意。

  这么合情合理的要求自然得到了认可。经理只是笑着提醒他,蓝雨俱乐部上上下下还等着灌他酒呢,不要耽误太久哦。

  喻文州笑着跟他摆了摆手,那背影落在经理眼里,没有任何异样。

  然而那是他看见喻文州的最后一幕。

  一直到晚上近十点,焦灼等待的蓝雨众人一直没有等来他们的前队长,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联系上他。

  蓝雨经理着急地奔赴场馆,询问工作人员喻文州的去向。得到的答复却是,没有人注意到喻队的行踪。

  经理让保安调出监视查看,结果在场的保安和经理,在看见那一幕后统统石化——

  场馆内的监控拍到了要离开的喻文州独自走进选手通道的身影,而仅仅隔了一个转弯的通道内监控,从头到尾没有拍到喻文州的身影。

  也就是说,喻文州踏过那个通道口,在走过转弯之前,神秘地失踪了。

  事件过于离奇,又十分重大,经理要求知情者禁止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又匆忙向俱乐部老板汇报此事。

  蓝雨老板迅速报了案,并要求经理封锁消息,不要惊动公众和媒体。

  但有一个人却有知情权:王杰希。毕竟他们两个人交往了近十年,在双方的朋友圈子里都不是秘密了。

  而王杰希获知这件事,第一个反应却以为这是喻文州的玩笑。

  就在喻文州退役仪式召开前,王杰希还和喻文州视频过。当时喻文州跟他打趣,以后要在他家坐吃山空。王杰希回他,只要你能来,我就等着你把我吃穷。

  当时的王杰希想不到任何意外。喻文州一定会来的,他已经接受了联盟的邀请,即将出任联盟的数据分析部部长。他也答应了要搬到王杰希家里和他同居,为此王杰希专门换去了离联盟总部更近的房子居住。

  但仅仅十几个小时后,喻文州就真的不会来了。

  王杰希无法接受这件事。

  他搭乘最近的一班飞机赶到G市,脚不沾地杀到蓝雨俱乐部。蓝雨的老板和经理亲自出来迎他,开门见山先向他介绍了警方彻夜调查的结果。

  无论如何取证分析,都只能得出来一个结论——喻文州确实是在踏进选手通道后失踪的。然而警方一寸一寸排查了那条选手通道,竟然找不到任何与喻文州有关的线索。

  喻文州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王杰希看着警方的调查报告,灵魂出窍般沉默。

  事情被蓝雨高层在公开层面压了下来,但私下里还是有诸多流言蜚语。传闻里什么样的故事都有,骇人听闻,有些更是肮脏恶意。

  这些声音或多或少传到过王杰希耳里,却对他的行为没有任何影响。

  他每天都去晓川场馆,慢慢地仔细地走过喻文州消失的那段通道。他会站在通道的尽头,默默回头看。他在等着有那么一天,喻文州忽然就从那边走了过来,走到他面前。

  这件事也很快传到了喻文州的至交好友黄少天耳朵里。退役后出国留学的黄少天听闻此事,也是即刻返回国内,回到了G市。

  他看到了王杰希一步一步走过通道等在尽头的场景。然后他说了特别短的一句话:“真坚强。”

  但是王杰希不认为自己还是好好的模样。他想自己大概已经彻底崩溃了,只是瓦解得过于迅速彻底,时间速度快过了空间距离,于是他的外表滞后了那么一程,还维持着若无其事的假象。

  毕竟这样没有任何线索的杳无踪迹,有无限的希望,统统指向绝望。

  不破不立。

  王杰希坚持了三个月。他想自己终于走到了绝望的地步。也终于要解脱了。

  他最后一次回头,在心里默默对喻文州说了一句:“我爱你。”

  而后看见喻文州从那边走了过来,脚步轻缓,神色静好。

  王杰希承认自己彻底疯了。他不记得自己的理智是否提醒了自己“这不可能”,但他的行为却是那么的本能而真实——他迎了上去,抱住眼前这个喻文州的身影。

  果然,怀抱里只有虚无。

  而那个“喻文州”,穿过他,不受任何阻挡地走了下去。

  王杰希对自己的幻觉很失望,但没有惊奇。他隐隐还有种奇异的兴奋,喻文州能以这种形式重新回来也是好的。

  他不由自主地跟上了那个“喻文州”的身影。茫茫然然走了半晌,醒过神时,王杰希发现自己跟着喻文州走进了蓝雨俱乐部食堂的贵宾楼。蓝雨俱乐部高层宴请都定在这里,王杰希受邀来吃过一两次,有印象。

  王杰希也不知道是自己过分的思念导致自己被潜意识操控着走到这里,还是真的被某种力量带到此处。至少在他视线里,他还能看到“喻文州”的身影,从从容容的,和往常一样。

  王杰希跟着进去,却发现“喻文州”走进了一个房间。他跟上去时,房间里没有人,关着灯,看不清什么。可是他听见了喻文州的声音:“我来了,大家点菜了吗?”

  一个念头如一道闪电,划破他昏昏沉沉的思维。

  王杰希颤抖着双手摸出手机,拨通了蓝雨经理的电话。接通的瞬间他脱口而出:“你们当时准备给文州践行的饭局是定在了哪里?”

  而后他听着那边答复,无比僵硬地一寸一寸退到门口,缓缓抬头看向房间的名牌。

  是的。这就是三个月前,喻文州和蓝雨众人约定好聚会的地方。

  王杰希心头发颤。太乱了,千头万绪疯狂喷薄着,他挑不出其中任何一个线头去把握住。他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听喻文州提过饭局的地点,难道真的是潜意识里的记忆,造就了这个幻觉,领着他走到了这里?

  他难以置信地按下了房间的灯。一室光明里,那个“喻文州”的身影并没有消失。而他的表情是那么的异样,是王杰希无法去设想的。

  那个“喻文州”正满脸的诧异,抬着手在一把空着的椅子上,对着空气拍了拍。

  ——那动作像是在拍一个人的肩。

  事情太过灵异。王杰希却没有觉得惊恐。无论是自己制造的幻觉还是其他任何事物,这个身影都是喻文州。他无比信任而深爱的喻文州。

  可眼前的一切无法用现实中的任何理论解释。

  那个“喻文州”缓缓移动着,在椅子间徘徊,时不时探出手去,做出“拍肩”或“摇摆”的动作。

  像是在试探些什么。

  王杰希呆呆地看着,心头血随着这身影的动作,似乎慢慢凝塞了。

  然后,那个“喻文州”忽然转过头,直视着他的眼睛,眼神空洞而惊慌。

  王杰希忽然心口很疼很疼。他有了一个猜测。而这个猜测让他濒临窒息。

  两个身影僵在那里不知多久。直到另一个声音打破了静寂:“王队……你……没事吧?”

  王杰希回头,看着蓝雨的经理忐忑地看着自己。他沉默地摇了摇头。

  “那就好……”蓝雨经理吞吞吐吐,“文州那件事……你还是……哎……”

  王杰希依然一言不发。他发现蓝雨经理根本看不见“喻文州”。

  而此刻那个“喻文州”的身影却有了动作。他如同一梦初醒,忽然脚步匆忙地从王杰希身边奔了出去。

  王杰希抛下蓝雨经理跟了上去。他想到了“喻文州”可能会去的地方。

  果然是晓川场馆。

  “喻文州”的身影像是跟着谁一般,在场馆里走走停停。王杰希跟着“喻文州”奔走,一直走到了监控室。监控室里的保安看见他,并没有太过诧异。这三个月来,王杰希总是场馆里,时不时也会站在监控室门口默默看着。

  然而今天王杰希不仅仅是怀念。此刻他清清楚楚地看见“喻文州”站在那里,盯着监视屏幕。那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无助和惊慌,而后,他慢慢慢慢捂上脸,身形摇摇欲坠。

  明明知道他无法给他一个实质的拥抱,王杰希还是大踏步走了上去,把那个喻文州拥进怀里。

  即使被时间阻隔,他也要给喻文州依靠的拥抱。

  王杰希想,即使全世界都看不见,他仍然相信,他眼前这个是真正的喻文州。他有一个匪夷所思的设想,也许那条选手通道,让喻文州走进了一个将这个时空忠实复制下来的平行时空。然而那个平行的时空,却与属于他们的本来时空错后了三个月的时间。于是,喻文州不属于王杰希的“过去”,却忠实地经历着王杰希和这个世界的过去。

  所以他看不见等待他三个月的王杰希,所以他平平常常地去会餐,所以他发觉了没有人能意识到他的存在,所以他跟着三个月前寻找他的经理来到了这里,所以他亲眼看见了自己三个月前的失踪,所以他在那里彷徨失措,所以他在这里崩溃惊慌。

  他的时间里,那些人看不到他的存在,那些事没有他的经历。他被时间遗落成一个“幽魂”。

  想到这里王杰希忽然有些担忧。喻文州会不会以为自己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变成了灵异故事里的那种“鬼魂”?所以,喻文州会怎么做?

  王杰希不愿意去设想喻文州会走上极端。他心中的喻文州绝不会如此。但是这事态早已超出了寻常规则,谁又知道喻文州会不会真的就此失控?

  王杰希心头只剩下一个念头:一定要告诉喻文州,他还好好的,只是被时间作弄,和世界有了三个月的“时差”。

  但他又必须先保证喻文州的安全。可是他无法触碰到喻文州,又没有办法与他沟通,该如何是好?

  无需如何。因为王杰希发现,喻文州远比他心目中还要坚强。

  怀抱中触不到的喻文州慢慢慢慢停止了颤抖。他缓缓放下双手,神色依然有些苍白疲倦,眼神里却多了抹坚毅的光。

  王杰希看着他缓缓走出自己的怀抱,脚下还有些虚浮,却坚定而执着。

  王杰希想跟着他,又担心这样下去,是无尽的死循环:他跟随着三个月前的喻文州,而喻文州却循着自己的时间轴,追随着错了三个月时差的自己。

  前思后想,王杰希决定先把握喻文州的动向,再做打算。

  他跟着喻文州一路走,回到了喻文州在G市的家。这个家是他们确定关系后一年安置的。喻文州买了房子搬出来住,夏休的时候两个人会轮流到彼此的城市共度夏休。所以喻文州的家里,王杰希的痕迹早已浸在每一寸角落里。

  他们两个人早已无法剥离。

  王杰希决定在这里守着喻文州。

  王杰希跟上喻文州,用钥匙打开门,看见喻文州抱着头在沙发上坐下。王杰希走过去,坐在一边看他,思考着该如何告诉喻文州他所经历的事……

  他所经历的事,是王杰希可以“延时”影响到的!

  王杰希匆忙奔去书房,扯过纸笔飞快地将自己的设想写了下来。他字迹潦草,恨自己太过慌张,既写不清自己对喻文州无尽的爱与思念,又无能为力于他的境况。

  最后笔墨断在那一句上:“无论我们相隔多长的时间,我都爱你。”

  王杰希停下的笔悬在纸上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等到即时的回复,但他想,没有关系,喻文州会看到的。

  而他可以等到那一天。

  喻文州在沙发上枯坐了一夜。王杰希守着他枯坐了一夜。

  太阳升起的时候,王杰希却想着三个月前。

  三个月前没有太阳。那天下着雨,王杰希抵达G市的时候,感觉所有的情绪都诉诸天气了。

  三个月后,他凝视着晨光里喻文州的脸,看着他缓缓抬起头,望向窗外,如是被三个月前的雨声唤醒。

  喻文州站了起来,向着门走去。推开门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带上了一把伞。

  王杰希看着他的伞,又看着留在原处的那把伞。那感觉仿佛喻文州拿起的只是伞的“灵魂体”。

  他跟着打着伞的喻文州走向晓川场馆。喻文州是聪明而体贴的,所以他一定懂,知道喻文州出事的王杰希,会在第一时间赶到出事地。

  果然,喻文州最终停在了离选手通道几步远的地方,默默地看着那个方向。三个月前,王杰希正在那里,一寸一寸搜寻着喻文州的踪迹。

  三个月前的王杰希,无法获知三个月后的喻文州会这样看着自己。

  三个月后的王杰希,只能看着三个月前喻文州的“幻影”。

  王杰希轻轻阖上眼,他想,这样的日子不可以继续下去。他现在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喻文州的未来。

  王杰希强迫自己不再跟着喻文州去回溯自己那三个月的经历。他开始精准严苛地规划自己的生活。他在G市继续他的事业,守着严格的时间表,推掉不必要的应酬,晚饭回家吃——即使只有一个人,他也会做双人份。三个月后,喻文州会吃掉属于他的那一份。

  他需要让自己配合上未来喻文州的节奏。

  三个月后,三个月后就好了。王杰希在心头默默说着。他仍然每一天都会给喻文州写长长的纸条,字斟句酌,小心翼翼藏着自己的忧虑和痛苦,却控制不住那过于浓烈的缱绻与思念。

  这三个月对于王杰希来说是那么煎熬,甚至超越了在晓川场馆徘徊的那三个月。

  明明知道恋人在身边,却被时间阻隔。指向绝望的希望,不过是身心的彻底消寂,便也尘埃落定,无所畏惧。然而这一日日希望在眼前,在胸口,在时间的临近中踩上心跳的节奏,更加让人恐惧,忽然之间会被彻底断绝。

  但王杰希的外表永远是平静的。他不想三个月后的喻文州,和自己一起领略这种情绪的煎熬。

  他的冷静,让不知情者也得到了一种解脱。返回学校的黄少天,隔着南北东西半球跟他聊天,扯东扯西天南海北地说,总是热情洋溢没个消停的。王杰希很感谢他的心意,但还是对他不怎么搭理。除了根深蒂固的“漠视”,更主要是王杰希想把时间留给三个月后的喻文州。

  三个月后。

  王杰希把自己的当下活成喻文州的“三个月后”。

  也许是天地动容,王杰希渐渐发现,喻文州的时间,过得比自己快。他睡得比王杰希时间短,更主要是,他在晓川场馆花费的时间也比当时的王杰希短。

  喻文州在加速走向他。

  这一点让王杰希无比兴奋。

  而终于到了他最期待的那一天。

  喻文州发现那张纸的时刻,是王杰希的深夜。

  像是被命运点醒,本来沉睡的王杰希忽然醒了过来。他起身时,发现喻文州并不在身边。找过去时,他看见了书房里捧着纸条读的喻文州。

  也许由于太美,那个画面定格在那里,那么久。久到王杰希听见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沉,心跳越来越重。然后在寂静中,喻文州开口对他说:“杰希,我也爱你。”

  他看不见王杰希的身影,听不见王杰希的声音,他以为他已经离开了世界,只能以一缕幽魂飘荡在王杰希身畔,看着王杰希慢慢习惯这个没有喻文州的世界。

  但不是的。从来没有。即使时间把喻文州遗弃,王杰希也不会。

  喻文州是极聪明的。他很快发现了王杰希为自己严格控制的生活。他开始配合着王杰希的步调。两个世界像是重叠作一个模样。

  只是有一点点误差难以把控。喻文州的时间比王杰希要快。

  王杰希开始摸索与喻文州时间差缩短的规律。这事情无比消耗精力,却让王杰希无比振奋。

  终有一天,喻文州会回到王杰希的时间里。

  王杰希觉得自己是幸福的,他拥有无尽的希望。

  喻文州似乎也是如此认为着。他从王杰希的纸条中慢慢知悉这一切可喜的变化。他温柔地笑着,让王杰希庆幸于这笑容没有被延迟。

  只是在某一天,喻文州读着纸条,忽然说:“杰希,对不起,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你很难过吧……感觉我就像网上总被吐槽的那种不秒回的人……你给我留了这么多言,我却要那么久才能回应你……”

  王杰希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只感觉心口抽疼。“聊天延迟”,不是仅仅对王杰希而言的。对于喻文州来说,那个时间的世界更可怕吧。成为所有人眼中的“不存在”,那是多么彻底的孤独。无论王杰希如何用心调整自己的生活与他同频,喻文州都无法真真实实地与那时的王杰希互动沟通。

  他被世界忽略,却还在努力配合王杰希的节奏和心情。

  那天的纸条,王杰希只写了三个字:我爱你。

  写满了整整一页。

  写到无处可写,只想亲口对你说,我爱你,我爱你喻文州。

  王杰希和喻文州这样“奇异”地生活了一年。喻文州跟他开玩笑说,杰希我还真在家坐吃山空了。王杰希说,不怕,等着你来。

  等着你快点来,来我这里,我的时间里。

  时间终究不舍得过多辜负于他们。

  一年多的坚持与等待,换来的是王杰希和喻文州之间的时间差从三个月缩短到12天5个小时。

  而王杰希看着窗外的雨。快了,真的快了。

  他每一天心跳声都在发颤。快了,喻文州真的快回来了。

  雨会停,天会晴,打湿的衣袖会干,白斩鸡会给你留一半,而你会回来。

  你会回来。

  时间过了一个月,又一个月。那天王杰希在晨光熹微里睁开眼睛。他听见枕畔有喻文州在说:“早安,杰希。”

  他抬手,空气里阳光是温暖的。

  指尖喻文州的脸,也是温暖的。

  “欢迎回来,文州。我爱你。”

  “我也爱你,杰希。”

  ——FIN——

  全目录:《作品目录汇总(随时更新)》

  我相信时间必不会辜负他们。

评论(29)
热度(434)

© 青棠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