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棠欢

头像@失之东隅

【黄喻】不系(1)

  原著向延伸/黄喻ONLY/不作死就不会死

  

  冬日里最暖心的,莫过于火锅。

  一大锅喷香的底汤沸腾在眼前,“咕嘟”作响着与垂涎欲滴的心声相应和,恰在此时,服务员小哥端上来一盘肥瘦均匀鲜嫩柔韧的牛肉卷……

  啊!

  反正黄少天的饥饿感饱受撩拨。

  叶修隔着腾腾的热气面目模糊的,依旧不忘嘲讽:“口水收一收!快滴进锅里了!”

  黄少天充耳不闻,提筷上阵:“看你那一身赘肉……别往桌底下塞了!你那三层游泳圈我一来就看见了!你这是,两年养一圈吧!啧啧啧以前也是天天坐电脑前也没见你这么能养膘呀!果然还是坐办公室的福利待遇好……唉我就说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大老板们真是,完全不能理解我在那深山老林里的苦!啊夜里起来打虫子饿得肚子乱叫的时候真的好想吃火锅啊……不跟你说了肉涮好了!”

  叶修真的想翻他白眼。这货自顾自说了半天的话,他一句嘴也没插上,到头来反而被埋怨耽误他吃肉。

  反正叶修是真不能忍了,反击:“合着半天你千里迢迢从亚马逊杀回来,就为了吃一口火锅?”

  也不知道黄少天是不是嘴里被肉占满了,反正只是“嗯”了一声,竟然也没接住叶修的话茬。

  但叶修毕竟跟他打了多年嘴仗,深知这货不同寻常的沉默之下必有隐情。

  其实什么“隐”情啊,他们这些知情人士,瞧一眼日历就知道黄少天心下到底盘算些什么呢。

  “这2.10可快到了啊!”

  黄少天破天荒的第二次没接话,埋头苦吃。

  叶修看他这副模样,索性也低头涮肉,把话题搁置下来。损人不能损根本,多年损友当下来,谁都知道这事是黄少天“心头一道深刻而难愈的伤痕”。

  当初这么矫情的话黄少天都能说出口,可见受刺激之深重了。

  但又能怪谁呢?

  “你最近和他有联系吗?”

  叶修以为这话题就这么不了了之,黄少天却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叶修正叼着一个牛肉丸子呢,突然间听见这话下意识一个吞咽动作,差点没噎住,又是拍胸口又是喝水又是咳嗽,折腾好半天。

  好不容易顺过气来,叶修沉吟着,说:“联系过……怎么?需要给你牵线搭桥吗?”

  黄少天摇了摇头。

  叶修试探着问:“那你这算是放下了?”

  黄少天又摇了摇头。

  叶修无奈,撇了撇嘴,索性不说了。这事怎么说?叶修和黄少天是多年知交不假,但他和喻文州认识的时间又不比跟黄少天短,更何况现在他和喻文州交往更频繁一些。喻文州去年夏休退役后就来联盟总部工作,他们在北京的几个老友时不时还会约着聚一聚。而黄少天呢?三年前退役后就潇潇洒洒周游世界去了,一年也捞不着见一次面。这次算是绝对的久别重逢,叶修当然不至于以见不见面吃不吃饭区分亲疏,但毕竟当年事,横看竖看,更受伤的是喻文州才对。

  谁让黄少天是提分手的那个。更何况他提了分手就远走高飞,天涯海角的浪,而喻文州则孑然一身,独立支撑着蓝雨渡过黄少天退役后的风波期。这注定了黄少天的“渣男定位”。

  但叶修也清楚事情没那么简单。所以到头来,他也认同了喻文州说的那句,“造化弄人”。

  “肉没了!老叶别顾着吃了,再去要一盘!”

  ……造什么化弄什么人!黄少天就是自己作!为什么要对他报以同情!

  叶修深深觉得,自己久不在江湖,这养的,不仅仅一身膘,连心思都钝了!

  “服务员!加肉!”他咬牙切齿恶狠狠招呼。

  他身后的服务员小哥麻溜的记了个单子,递进传菜口,然后接过刚刚整理好的一盘蔬菜拼盘,向反方向走了一段距离,又绕了几个弯,把这盘菜放在了最里面一张桌子旁的菜架上。

  “多谢。”餐位上的客人向小哥点了点头礼貌了一下,没着急下筷子,而是看着对面还在收拾外衣的人,说:“堵车了?”

  “是啊。”喻文州点了点头,“你怎么没先吃?”

  “吃了。”王杰希淡定回复,“这是第二波,给你点的。”

  喻文州笑:“你真不客气。”

  王杰希确实不客气,吃了一摊,第二摊也不收手,夹了片藕就往锅里按,边涮边说:“我猜你就要堵车,所以吃了点开胃的。”

  喻文州也不跟他客气。老朋友了,太讲礼数就见外了。他也饿了。今天加了会儿班,路上又堵了会儿,正是饥肠辘辘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犒劳肠胃重要。没人比广州土著喻文州更了解这点。

  但是这一顿饭注定吃不了这么安生。比如王杰希咬了一半藕片,就开了口:“今天叶修也约着吃火锅来着。”

  “嗯?他怎么也想着约你?也要出去玩?”喻文州随口问。

  他约王杰希出来是为了确定年假行程。喻文州进联盟工作时间不长,但在荣耀领域是踏踏实实工作了12年,绝对的功勋卓著。这样的人才联盟想方设法的留,各种福利待遇各种到位,年假这种起点就是十五天。

  喻文州工作了小半年,想着连着春节假修年假,直接拼出来整个月的假期。这么长的时间,不出去看看真对不起自己。于是喻文州就找到了王杰希。

  王杰希在这个领域是绝对的专业。退役之后,他就进了旅游行业,如今四年了,早就是知名旅行社的总监级别。喻文州跟王杰希始终保持着联系,所以他休年假旅游的事,王杰希倒也是很用心的,知道他想出国游,量身打造了三条线路。

  这次喻文州除了约老友见个面,也主要是来谈这事的。毕竟年关将近,再不定下来,签证不好办,机票也不好买了。

  但王杰希倒是不着急聊这个话题似的,先开口谈到了叶修。

  叶修也在北京,进自己家的企业挂了个名,天天坐办公室坐得心烦意乱的,喻文州也清楚。所以他想出去走走,喻文州觉得特别合情合理。

  但王杰希却摇了摇头。王杰希说:“他约我的时候说,黄少天回来了,问有没有空聚聚。”

  喻文州那时候正专心致志夹虾滑呢。好不容易夹住一块,听到那三个字,手一颤,虾滑真的“瞎滑”了,掉进锅里又不知去向。

  “他不是还在亚马逊吗,怎么回来了……”半晌,喻文州才低声说,不是疑问句,是自言自语。

  王杰希听出来他语气里的消沉,说:“不知道。反正我跟叶修说今天和你约好了,叶修那边就没再说什么了。”

  喻文州笑了笑,笑得挺无奈的。

  “黄少天”三个字,是他所有好友在他面前的禁忌之词。同样的,“喻文州”这三个字在黄少天那里应该享有等价待遇。

  有些人走着走着形同陌路,但喻文州怎么也想不到,他和黄少天到头来连“陌路”也做不成。

  他们两个无论在不在一起,都是彼此“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喻文州感慨。更感慨的是……

  “喂喂喂王杰希,你好歹也吃了一摊了,别抢我的虾滑啊!”

  王杰希讪讪地搁了筷子,从身边公文包里摸出来一沓文件,递给喻文州:“给你定的线路,你自己看看选一个,我觉得吧,你这个季节去日本泡温泉最好。”

  “嗯……我看看吧,明天给你个答复。”喻文州把文件拿过来扫了两眼,随手又放在一边。

  “日本那条线是双人游。”不许王杰希吃虾滑,王杰希索性不吃了,抱臂看着喻文州,慢悠悠补充。

  喻文州筷子顿了一下,然后雷厉风行地夹起一块虾滑。这次没有跑脱,虾滑被直接丢进他嘴里。

  “哦。我再看看。”

  王杰希有点无趣。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喻文州就是“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其实王杰希也没那么好心想撮合他俩,但这么多年看着喻文州就这样形单影只的,总觉得不太顺眼。

  所有人都习惯了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出双入对,即使他俩分手了三年,这个习惯也根本戒不掉。

  “心头那个坎还是过不去吗?”王杰希低声问。

  “什么啊。”喻文州这时候笑得挺灿烂的,“早过去了。”

  那干嘛还一直回避黄少天?王杰希挺想吐槽的。自欺欺人有意思嘛!

  然而喻文州挺自然又接了一句话:“反正是造化弄人,就这样吧,我也不想回头看了,日子只能往下过啊。”

  道理就是这个道理。但是讲道理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意义的事。反正道理明白那么多,一辈子也没过得多么通透。

  但当事人都这么说了,王杰希也不好再纠缠这个话题。他觉得更无趣了。没有什么比看人吃火锅而自己不能下筷子更无趣的了。

  他在想,要不然给自己加一盘虾滑?

  反正也没几个钱,王杰希招来服务员就加了。

  还是那个小哥。还是麻溜下了单子,麻溜又去给客人送菜。这次是一盘菌菇。小哥一看这个桌号就觉得亲切,他给这桌加了好几盘菜了。看不出来啊,那个看上去瘦削的年轻小伙,倒是挺能吃啊!反倒是对面那个明显胖一圈的,没什么胃口的样子。

  叶修当然没什么胃口。

  他和黄少天有一两年没见了。这一两年间,他的耳朵好久没有经受高层次的话唠磨练,早就退化了。而黄少天呢?黄少天这些年成了知名旅游博主,和不少杂志网站合作开辟专栏,也算是正经“文字工作者”了,那语言技能,自然更上一层楼。

  两相对比,叶修败局已定。能陪着黄少天坐满一小时,已经是叶修功力极限了。再往后……

  “吃快点行吗?我赶时间!”叶修咆哮。

  “别着急啊老叶!我这刚下飞机,刚把行李扔酒店,连时差都没倒就跑来见你,多么讲感情!你对待朋友能不能热情一点,真挚一点,温暖一点,体贴一点?就算你不耐烦你也要跟我客气客气嘛,忍住,你在生意场怎么磨练的?你这不行啊!”黄少天施施然涮着一片生菜叶,不急不慢说。

  叶修想推桌子走人。不打你已经是够客气了,黄少天你还想怎样?

  当然,躁归躁,其实恰好说明了叶修跟黄少天关系好。真要是生意场上的酒肉朋友,反而嘘寒问暖让人如沐春风的。

  然而关系好的基础是彼此能把快乐建立在对方痛苦之上的。目前黄少天很得逞,叶修落了下风,当然要扳回一局。

  于是他还是说了:“王杰希今天好像和喻文州约好了,在一起吃饭。”

  黄少天果然消停了,特别专注涮生菜,虽然那片生菜已经涮的不能吃了。

  叶修说完又有点心软,盯着黄少天的动作,犹豫着还要不要继续说。

  当然没必要。黄少天忽然撂了筷子,说:“结账走人!”

  叶修叹了口气,他正买着单呢,那边黄少天已经穿好外衣走了出去。

  今天的北京也很冷。

  黄少天的呼吸产生的白汽在空气里浮游,这让刚刚从热带雨林回来的黄少天有点不适应。

  他随意转着身四处看看,无所事事等着叶修。

  叶修选的火锅店是有名的连锁店,选址在熙熙攘攘的商业街,场地很大,有两个门可供进出。黄少天正担心叶修会不会从另一个门出来,打算过去看一眼时,却在不经意的回头间,看见人潮里一个背影。

  他彻底怔住了。然后本能的就追了上去,轻声呼喊着:“文州。”

  他的声音落在一地喧嚣里,无人回应。

  然而黄少天依旧执着地追着那个背影。直到背影的主人微微侧过身子,露出半张完全陌生的脸。

  黄少天僵在原地。然后肩头被人一拍,他扭头,叶修一脸莫名地看着他,问:“干什么呢?发癔症?”

  黄少天一抖肩头,嘟囔着:“时差没倒过来……啊!困困困!老叶别废话了送我回酒店!”

  叶修收回手,翻他白眼:“你住的酒店离我家快三十公里了!我可不去!自己坐地铁去吧你!”

  “靠!老叶你给我计较这个竟然?是不是朋友!”

  “呵呵。我倒想没你这个朋友……”

  他俩边走边吵嚷着,融进人来人往里。

  而在他们背后,另一扇门的门口,喻文州有些怔然地回着头。王杰希在他身边问:“看什么呢?”

  “没什么。”喻文州笑了笑,低着头,“刚刚好像听见有人叫我……”

  王杰希挺奇怪地跟着他回头看,只看见了人潮汹涌。“听错了吧?”

  “大概。”喻文州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我去地铁站了,杰希你呢?”

  “我开车了,送你回去吧。”

  “不顺路。”喻文州摇了摇头。

  王杰希也没有坚持,和喻文州就此告别。

  他看着喻文州渐行渐远的背影,忽然想到,叶修之前说约的是哪个火锅店来着?

  忽然间想到了。

  他若有所思地抬头,看了看火锅店的招牌。

  也许喻文州刚刚并没有听错。

  而他和黄少天,依然这样背道而驰着。

  果然是造化弄人啊。

  ——TBC——

  下一章:(2)

  全目录:《作品目录汇总(随时更新)》

  又是一次放飞自我!

   @不系舟Sai 你看看我这名起的!

评论(45)
热度(188)

© 青棠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