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棠欢

所有本子无余本,不再刷。
头像@失之东隅

【王喻】且放白鹿青崖间(1)

  《怎样看见鹿》后续番外。恋爱日常。

  原文请走:《【王喻】怎样看见鹿

  王杰希视角番外篇请走:《【王喻】树深时见鹿

  作品全目录:《作品目录汇总(随时更新)》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笑,即使兜里揣着的手机已经从五秒一震变成了三秒一震。

  喻文州觉得很失策。穿西装就不该还带着手机。他叹了口气,和一直在跟他攀谈的冯主席道了声“抱歉失陪一下”,端着架子踩着步子溜到宴会厅不起眼的角落里坐下,把红酒杯放在一边,这才无奈地摸出手机。

  微信已经十好几条了。最新的一条挺长的:

  “我跟你一起这么多年我容易吗?过去那么艰苦,我都陪你熬下来了,给你做饭,给你洗衣服,鞍前马后地照顾你,你就一点也不念着我的好!现在还这样对我!你怎么这么没良心!”

  喻文州这回真是笑得特别无奈。他摇了摇头,回复道:“妈你最近又看什么偶像剧了?这么一大段,打字打得手都酸了吧?”

  隔了一会儿,那边回了一句:“我输入法手写的!”

  喻文州挺乖巧地回了个表情卖萌。那边喻妈妈不接招,“哐哐哐”丢来三张图。喻文州没有戳开,光看小图就够无奈的了。

  喻妈妈绝不放过他,消息跟着就来:“喻文州我告诉你,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选一个出来,我去跟人约,你回国就给我滚回来相亲!”

  喻文州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是“百脸无奈.jpg”,他实在是“无颜以对”了。

  犹豫了很久,他敲字发了过去:“回国还有一些表彰宣传类的活动要出席,要在B市呆一段时间……”

  喻妈妈在那边不买账:“怎么着?拿世界冠军能耐了?再能耐也是我生的!我还没把你交给国家!我不管你反正要在下赛季前给我确定个对象!”

  噫。这话外音是“不然就不认你这个儿子”吧?喻文州腹诽,但是面子上还要不动声色温和从容的。

  因为黄少天眼尖瞧见他自己缩在这个小角落里,脚不沾地就杀过来了。

  喻文州看着他忽然有了主意,一秒点开妈妈发来的照片,先下手为强,把屏幕直戳戳顶在黄少天眼前,道:“少天来看看,我妈妈给你介绍的对象。你挑个,我妈妈跟人家去约,你回去就能和人家见面了。”

  黄少天没捞着说话,现下只顾着一脸狐疑地瞪他。喻文州尽量装得自然无辜,镇定地瞪回去。

  黄少天瞪了几秒看不出什么端倪,就抬起手指,滑了滑喻文州的手机屏幕。滑了两下忽然改戳了。

  喻文州暗呼“不好”,奈何手速上一向比不上黄少天。于是,他只能“千脸无奈”地瞪着黄少天鬼笑,听他开始念叨:“队长,被家里逼婚了?阿姨这意思你回去就得相亲去不然不认你这个儿子了呀?”

  喻文州笑得热情:“我不着急,少天你看看有没有合眼缘的……”

  “没有!”他话没说完,黄少天掷地有声地断了他的念想,“队长我更不着急,我家里还没催我呢!”

  “先处着看看嘛……”喻文州苦口婆心。

  奈何,他意图转移仇恨的目标是黄少天。黄少天是谁啊?联盟最强大的机会主义者啊!冷静理智一击必杀的孤胆刺客啊!只有他抓住你的痛脚一通海扁的份没有你诱敌深入一举歼灭的份啊!

  所以,黄少天干脆利落地再次转移了仇恨。他笑得非常阳光灿烂,一转头冲着喻文州后侧方向道:“王杰希,快来看!我们队长回家就要相亲去了!”

  喻文州浑身上下都僵硬了。他特别想弄死黄少天。有生以来最想的一次。

  但是黄少天是杀不死的小强。不仅杀不死,还特别擅长跳弹。往日里喻文州是最能镇住他跳弹的,但是现在……

  现在王杰希挺随意地走了过来,挺自然地伸手摸走了喻文州手里的手机,挺认真地翻着看了看,然后挺诚恳地把手机递还给喻文州并说:“选这个。”

  喻文州眼睛瞪得圆如铜铃。王杰希塞回来的手机屏幕上是他妈妈发来的照片之一,一个挺漂亮的女孩。

  黄少天幸灾乐祸地凑上来看,嘴上嘟囔着:“哪个哪个?哈哈哈哈这个啊!哎呦王杰希你眼光真好!这姑娘是三个里最漂亮的!啊不过也有可能是另外两个不如她上相,队长我建议你最好三个都约了然后比较着选一个进行下一步!”

  喻文州拎着手机当手榴弹,意图砸死黄少天。然而他还没举起来就听见王杰希开口了:“可以,是个好办法。”

  喻文州石化。而王杰希一脸正直地冲他和黄少天点了点头,顺走了喻文州丢在一旁的酒杯,转身走了。

  黄少天在一旁笑得快倒地打滚了。喻文州这时候解除了封印,毫不留情地狠狠踩了他一脚,在他的呼号中极尽冷漠,一骑绝尘杀向王杰希离开的方向。

  王杰希这一走就直接出了宴会厅。喻文州游走在一群酒量不济还偏偏好胜有余的职业选手间,也没心思扮演国家队长角色去担心他们喝醉了怎么办——他自己家务事还没处理好呢!他还想着呢,幸好一个个喝得东倒西歪迷迷糊糊,没发觉他和王杰希这前后脚溜出门的不寻常举动。

  也是做贼心虚。

  宴会厅在他们居住的酒店二层,出了厅门就是独立为宴会厅服务的观景电梯。此时电梯停在一层,喻文州想必定是王杰希下去了,赶紧又把电梯招了上来。

  结果电梯门一开,王杰希正站在里面很平静地看着他。

  喻文州愣了一下,然后挂着天真无邪的微笑走了进去。电梯门关了,王杰希侧过身子看他。喻文州眨了眨眼,问他:“怎么还在电梯里?”

  “本来要出去的,看见电梯显示要上去,我猜是你,就没出去。”王杰希抬手想按楼层,但是停了停又没按下去,电梯就这样悬在二层,一侧是封闭的门,一侧是楼外的灯火。

  喻文州向王杰希的方向蹭了蹭,有点小心地试探:“你生气了?”

  “嗯。”王杰希特别诚恳地点头。

  喻文州瞬间有些慌张,着急要解释,但是王杰希话没完,接着就说下去了:“你喝太多酒了。”

  “啊?”喻文州讪讪,“没有吧……”

  王杰希说:“脸都红了。”

  喻文州被他一说觉得脸上真有些发烫,挺本能就抬手去摸。猝然间,王杰希也抬起手,轻轻覆住他的手,指尖在他脸上不经意般地划过。

  喻文州赶紧收回手,心跳快了一点,他感觉自己可能真有点喝多了。

  王杰希却没有把手收走,反而大大方方抚上喻文州的脸颊,又凑得近了点,抵住他的额头。两个人呼吸交缠在一处,酒气缭绕在鼻端,忽然间就让人觉得这气氛颇令人意乱情迷。

  喻文州理智有点失陷,但还是挣扎着开口:“你……别转移话题!你真的生气了?”

  “不生气。”王杰希认真答,“我能理解。”

  喻文州撇嘴:“你还跟着黄少天起哄。”

  王杰希特别正直:“你横竖也逃不掉这次,那就不能吃亏,怎么着也得挑个最漂亮的。”

  瞧瞧人家这觉悟!这态度!一副全心全意为喻文州着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姿态!

  喻文州都快相信王杰希真的是个特别大度开明体贴的男朋友了!

  但是残存的理智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

  于是喻文州开口意图挣扎一下。但是王杰希没给他机会,一个吻就把他所有的战略意图秒杀殆尽。

  喻文州本来就喝到微醺,王杰希这个沾染着酒气的吻又把他的心也给灌醉了。此刻喻文州的意识真是模糊懵懂到一定境界,于是神台混沌,只循着本能一味迎合着肉体上渴求的愉悦。

  而王杰希却没有失陷在他愈发热烈的反应里。相反,王杰希非常克制地结束了这个吻,手滑至他肩膀将他轻轻推开,让两人保持一臂的距离,而后,王杰希很沉静地说:“醒醒神,队长,准备把那群烂泥队员们打包归位吧。”

  喻文州甩甩脑袋,头晕目眩的。他还有点留恋刚才那个吻。也确实是有段时间没有和王杰希这样亲密了。

  两个人在第十赛季开始前稳定了关系,但赛季期间,两人不得不隔着大好河山谈着异地恋。唯一有大把闲暇时光凑在一起腻腻歪歪黏黏糊糊的只有等待夏休。

  喻文州真的从来没有那么渴望夏休早点到。第十赛季,蓝雨夏休开始得那叫一个“致郁”,但想到要不了多久就能跟王杰希在一处消磨彼此的时光,喻文州又觉得生活还是有希望的。

  但这希望特别矜持。喻文州接到联盟的邀请时,王杰希恰好要开始夏休了。

  这么大型的国际赛事,又是首届,还代表国家征战,各种筹备工作都进行大半年了。所以这事在荣耀较高层面来说真不是什么秘密。而对于喻文州来说,他早有觉悟,毕竟联盟很早就与他有所接触,表达过意向。

  喻文州没把话说死,也没把事揽下来。他知道同步接洽的一定有不少人,联盟里比他资历老的有威信的职业选手也很有几个。国家队队长这个事,在外人看来那真是无上光荣的。但是,要记得有个俗语叫“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当队长有那么轻松吗?还是当一群大神的队长?

  想想就心好累。

  后来喻文州反思,自己为人是真厚道。他当时不明确表态,给足了联盟面子,也觉得联盟知情识趣,就这样心照不宣相安无事了。哪想到啊……比他资历老的有威信的各位大神们,一个赛一个的滑头不讲情面。韩文清直接不加入国家队,叶修根本没得聊,王杰希……

  王杰希特别正直严肃地跟喻文州表示,懒得当。

  当时喻文州已经被联盟半是邀请半是命令地给逼到B市来了,事情差不多就这么定了,所以喻文州觉得事已至此无论王杰希再给他什么奇葩理由都不会打击到他了。但是,喻文州这么多年,一而再再而三败在王杰希手里,现在看这发展趋势,真的是永无出头之日的。

  喻文州也认命了。还好总局承诺了队长只需要负责比赛期间的队内事宜,其他工作会有人从旁协助。喻文州算了算工作量,眼前一黑,但是咬咬牙也能挺下来。唯一比较悲伤的就是,和王杰希两个人的夏休,就这么华丽丽地泡汤了。

  喻文州在整个世邀赛期间都忙到飞起,和王杰希虽然朝夕相处,但两个人沟通感情的时间还比不上赛季期间呢。

  喻文州是工作认真负责,但是工作长期侵占生活,压抑正常的生理心理需求,这是赤果果的“不存天理还灭人欲”啊!

  所以喻文州酒后稍稍失了点态,还是跟自家男朋友稍微大胆了点,也没啥吧。

  反正喻文州理直气壮。王杰希按开电梯门走出去时,他特别不避嫌就扑上去抱住了王杰希的胳膊,赖在王杰希身上,等着王杰希拖着他走,或者干脆不走就这么腻歪着。

  王杰希没有推开他,也没有继续刚才那样亲昵。他转过头来,看着喻文州像一只树懒一样扒着他,一副岿然不动的姿态,便勾起一个笑,而后低头用鼻尖蹭了蹭喻文州贴在他身上的脸,低声说:“我听见黄少天的声音了……”

  喻文州继续赖着:“那怎么着?他还能怎么样啊……顶多还是拿相亲的事嘲笑我呗!”

  王杰希笑着,呼吸撩着喻文州鬓角的碎发,道:“他在跟张新杰说,你不见了要张新杰来管其他人,张新杰说要先找到你……”

  喻文州一秒从王杰希身上弹开,特别严肃认真地和王杰希拉开了一臂远的距离,而后整理了一下着装,端庄大方温和从容昂首阔步走进宴会厅。

  王杰希在他身后不动声色,眼角眉梢却都掩不住笑意。

  宴会厅里的状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怖,事实上不少人还保持着神志清明。这其中有如张新杰这种严于律己的典范,也有黄少天这种到处凑热闹反而没喝上几口酒的家伙。总之喻文州前去扫尾,倒也真没费什么事,招呼了一声,大家彼此扶持着打闹着嬉笑着三三两两回去休息了。

  喻文州压在最后数人头,其实是想留个机会跟王杰希独处来着。然而王杰希好像非常没有眼力,压根没有和他一起返回宴会厅,就站在门口张望状况。到后来一看不费什么事,干脆自己先晃走了。

  喻文州又好气又好笑,这还没生气?嘴硬给谁看呢?

  但是也没办法。喻文州自己也知道自己理亏,少不得要放低姿态讨好一下。

  然而从苏黎世回国后,喻文州一直没找到机会。实在是太忙了!他拿来跟自家妈妈推托的那句“很多事要忙”还真不是借口,至少喻文州是踏踏实实在B市忙到夏休结束。这期间喻文州和王杰希倒是常常一起出席公开场合,但私人空间依然是被压榨到没有的。

  喻文州心下着急。王杰希这段时间态度始终冷冷的,一副“公事为重”的模样,撩得喻文州非常没底。他见缝插针也和王杰希解释过几句,但每次都被王杰希一本正经地闪避掉了。

  喻文州郁闷。更郁闷的是,好不容易向俱乐部争取到晚报到几天,打算在B市呆两天把这事解决了,自家妈妈这边已经下“催命符”了:“喻文州你马上给我回来!我跟人家约好了!你回来马上去见面!”

  喻文州无奈,答应了下来。然后给王杰希打电话,语气忍不住有点委屈:“我妈妈催我回去……”

  “嗯。”王杰希在那边应声,那语气让喻文州听不出情绪。

  喻文州叹气。他自以为在为人处世上已经是很有心得了,但是和王杰希谈这场恋爱,实在让他觉得,自己要学的还有很多。

  然而现在已经发生问题了,慢慢学习对于当下的状况来说并无多少作用。喻文州更想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可惜他还没想到合适的方法。

  而那边,王杰希却开口了,依然是很严肃正经的语气问:“什么时候的飞机?”

  喻文州小声答:“今天下午的。”

  他早上刚刚结束掉联盟这边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喻妈妈就掐着点来催他,而且还非常清楚喻文州回俱乐部报到的时间。喻文州左右一算,势必又被谁给出卖了。他很悲愤,并决定下赛季给黄少天每天加训两小时。

  但是没有用啊!把黄少天累死王杰希也不会高兴……哦大概会,他们微草胜算会大很多。

  想到这里喻文州郁闷到了极致。他打算好了今天就搬去跟王杰希住来着。之前碍于公事繁重又总是曝光在公众面前,喻文州一直规规矩矩住在联盟安排的酒店里。现在好不容易脱身,结果……唉!

  到这种状况了,喻文州心一横,打算铤而走险,回家出柜!

  想好了他就准备跟王杰希这么说来着。然而那边,王杰希却已经接上话了:“还有票。”

  “啊?”喻文州愣。

  “我说,这趟航班还有票,我跟你一起回去。”王杰希挺认真地解释。

  喻文州非常非常畅快地喘了口气。

  “好呀!那咱们机场见!”

  两个人于午饭时分在机场碰头了。喻文州此时颇有些神清气爽,看见王杰希时容光焕发的。

  然而王杰希还是那副死样,冷冰冰生人勿近似的。

  喻文州又有点忐忑。搞半天这事还没过去?他以为王杰希肯跟着他去G市这事就算完了呢……

  再一想不对啊,自己回G市不就是被自己妈妈逼着相亲去吗?这事怎么能算完呢?

  喻文州想,得,绕了一圈,还是得付出实际行动。

  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就此被扫地出门,喻文州也是有点胆寒。他向王杰希那边蹭了蹭,寻求支持:“那个,杰希……这回我回去……”

  话没说完,喻文州一看见王杰希扫来的眼光就有点慌乱。那眼光特别冷,但是冷之下还压着火。啊!诡异到不行。尤其在王杰希眼里,那真是……效果拔群。

  喻文州给自己打气。怕什么!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怕王杰希这么小小一眼神?大不了死缠烂打!

  心一横,喻文州张口就要破罐破摔了,可王杰希抢先了半拍:“我承认我生气。”

  “啊?”喻文州又懵了。王杰希这会儿忽然这么一说,几个意思?

  而王杰希那边很认真继续下去:“这两天我也在想,我装得这么无所谓到底有什么意义。我男朋友要去相亲我心里不舒服理所应当,我为什么要掩饰?”

  “为什么呢?”喻文州持续发懵,顺着他的话往下一接。

  然后就看见王杰希那又冷又热的眼神扫了过来。喻文州一个激灵,回了神。前后一回味,实在有点忍不住,撇开头偷笑。

  没笑多久喻文州就笑不出来了。王杰希有点蛮横地把他撇开的头掰了回来,不由分说压着他还来不及收回笑意的嘴就吻了上去。

  喻文州心跳飙上180。神呐!这可是在机场!

  好在喻文州和王杰希碰面是在机场VIP候机室,不过虽说此刻这里就他们两个人,但随时可能有人推门进来。喻文州实在是有些害怕,伸手拍王杰希后背示意他注意点。

  王杰希此刻却浑不在意,甚至把喻文州扣得更紧了些,加深了这个吻。

  喻文州一边有些草木皆兵,一边又忍不住想偷笑。现在回想王杰希之前那种面上发冷心里痒痒的状态,实在是觉得有点逗。

  还有点幸福。

  总之喻文州就这样跑着神缴了械,任由王杰希把之前欠的都给找补回来了,对方这才松开他,却依然保持着亲密的距离,完全不似之前那样装高冷。

  喻文州重新掌握了主动权,忍不住就想嘲讽。但是想了想这环境不合适,撩太过了还是自己吃亏,于是强行压住内心那点泛滥的小心思,也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说:“嗯……所以我回去还是逃不掉……那什么的。”

  王杰希皱眉,点头,道:“所以我跟你一起回去。”

  喻文州实在忍不住了,逗他:“要不然你跟我一起见面去?”他还真有点想看看王杰希的反应。

  没想到,王杰希真的就点头了。

  喻文州强忍着笑,继续假装正经地问:“那你以什么名义去呢?总不能说是我表哥代表家里来相看人家姑娘吧?”

  然而他实在是低估王杰希逻辑的匪夷所思等级。所以喻文州无比愕然地看着王杰希点了头,还评价道:“非常好,就这么定。”

  喻文州开始怀疑王杰希是不是气傻了。

  ——TBC——

  下一章:(2)

评论(16)
热度(195)

© 青棠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