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棠欢

书在,他们就在,一点都不会变。
创作相关CP:黄喻,王喻,双花。
纯原著粉,不喜欢全职任何形式的改编(网剧、动画、漫画等)。
相互尊重,各自雷萌,多谢。

【黄喻】一夜暴富的唯一途径就是找个有钱的对象(FIN)

  为庆祝双十一买的老干妈到了(……),特发此段子!

  长懒看般简介:快递小哥黄少天看上手作网店卖家喻文州。然后✪ω✪嗯。

  作品全目录:《作品目录汇总(随时更新)》

  

  “店主一人打理店铺,非全职做网店,商品全部手作。慢功出细活,我们会尽快为您制作发货,还请您再多等一段时间……”

  非常熟练的敲下这段文字,喻文州连叹气都懒得叹了。

  手从键盘上放了下来,他立刻拿起锉刀慢慢打磨起手边那堆还比较粗糙的戒指原胚。

  喻文州没参加双十一的活动,即使加的卖家群里已经炸成了无数朵烟花——疯传平台要逐步淘汰没有竞争力的小店,暗中限制排名靠后的店铺曝光度与流量。像喻文州这种一个月没几单流水的小手作铺,只会就此恶性循环下去,直至关门大吉。于是群里卖友们誓要趁双十一放血割肉挣流水,早日走上发财致富迎娶白富美的人生巅峰。

  对于喻文州来说这条路就免了。迎娶白富美这条……虽然他也到了被逼婚的年龄,但这些年来单着单着也就习惯了。而发财致富……喻文州无意间认识的某位王姓神算给他相过面,说他想要一夜暴富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找个有钱的对象。于是此路通向上一条路而上一条路绝了,没路可走了。

  喻文州想了想,索性认命。

  不认命也不行。客观条件限制着他:他手速很慢,偏偏做的是手作生意。还是那种需要慢慢打磨、慢慢灌胶、慢慢涂漆、慢慢……啊慢慢晾干的树脂原木戒指。

  这种东西很难量产,喻文州也不愿意量产。他享受这个缓慢制作的全过程,从粗犷的原木到最后那枚或如莽野或如山川或如星河或如草叶的戒指,恍惚是经历了一场造物主才能赐予的蜕变。喻文州最满足的莫过于此,所以即使他制作一枚戒指需要花费数个小时甚至十数个小时,他也甘之如饴。

  然而顾客不买账。

  开店之初,喻文州思考的极其简单。亲友们都交口称赞他这项手工技能,有人出谋划策道,这玩意市场潜力巨大啊!喻文州就想,自己的爱好能拿来换点钱,两全其美啊。这店就这么开起来了。

  然而,喻文州网店开了许久,一笔订单也没出过,倒是有些人来问东问西。喻文州都耐心回答了,但最终对方都是聊完就走。

  喻文州有点失落,但也没失望。他无事的时候顺手在平台上搜索了一下,愕然发现了有大量店铺在贩卖他这种创意手作戒指的。这些店家全部都声称是海外代购,每一枚都出自名设计师之手,精工细作,独一无二。总之宣传词都天花乱坠的,落到最后,最漂亮的是价格——枚枚三位数起价,四位数正常,五位数也不稀奇。

  喻文州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他这创意和国外名设计师撞车,撞的还挺值钱的。喻文州又仔细盘点了一下成本,觉得并不值得这么高的定价。但是不少人的购物观,不是追求爆款,就是追求奢侈。前者便宜大碗,后者就是死贵。喻文州这价格上不够奢侈,数量上难成爆款,不尴不尬的,还有被人质疑“山寨”的风险。

  喻文州无奈。无奈之后安之若素。反正也是个爱好,就这样没事做几枚,哪怕摆出来自己看着,也觉得挺高兴的。

  于是这样慢慢过了一年。生意逐步有了点起色,但依旧是不温不火不死不活。喻文州也就这样维持着,白天上班,晚上手作。

  唯一不同的是,喻文州为了方便发货,在店铺没开多久后,和一家快递签了合作协议。

  其实以喻文州的出货量,本来是用不着签这种大量快递单额才需要的合作协议的。但是,当初第二次来喻文州家取货的这个快递小哥,实在是,太能说了。

  “老板啊,十块钱买不了上当,十块钱买不了吃亏,十块钱也就是你这次快递的运费钱呐!你看你只要交十块钱,就能享受每单八折的优惠啊!啥?不想和o通合作?没事我们这里什么通都有!这个不通换那个!都不通?那‘达’字辈的‘丰’字辈的我们这里应有尽有啊!唉唉唉老板是‘丰’不是‘风’,你写错别字了!啊老板就算生意不多也可以买十块钱的嘛,我还能送宅急送呢!你订个夜宵我包你十五分钟必达!不到包退!来十块钱的嘛老板,给我凑个业绩呗……”

  喻文州就这样折服在这位比洗剪吹TONY老师还要热情卖卡的快递小哥面前,颤颤巍巍交出十块钱,那壮烈程度和电视剧里交最后一次党费一样一样的。

  小哥走后,喻文州才反应过来,这次这单快递就是十块钱呀?他交的十块钱不是快递费吗?怎么……莫名其妙……给办了个八折卡?

  这卡还贼低调贼奢华贼有内涵,黑色的磁性卡,暗金花纹,卡正面就三个字,“黄少天”,背面底部印着一排数字,数了数正好11位,多半是那个小哥的手机号。除此以外,什么信息也没有了。

  喻文州翻来覆去研究这张卡,最后得出来个结论:这小哥身兼太多家快递的职位,名片不好印,干脆就整这种简单粗暴的。

  反正喻文州记住了这位叫黄少天的快递小哥,那之后陆陆续续发些单子,都会跟黄少天联系。

  黄少天的服务态度也是非常极其以及特别的好,朝五晚九,风雨无阻,只要喻文州打了电话,还真的是十五分钟必达。

  喻文州觉得自己这个十块钱花的太值了。简直跟手机包月套餐似的,除了流量还附赠免费通话时长——每次取件附赠半小时话聊服务哦亲!

  这一包还包了一年。

  喻文州在这一年间和黄少天已经达成了双面煎十分熟的程度。他甚至会提前半个小时给黄少天打电话,一边继续忙着手作,一边听黄少天跟他天南海北的乱侃。

  最初黄少天的话题集中在他自己送快递的那些事上。他跟喻文州说他喜欢取送快递,因为快递公司会配给他们快递员很多泡泡纸,而黄少天人生第二大的乐趣就是捏泡泡纸上的泡泡。

  第一大乐趣是说话吧!喻文州当时一边偷偷笑一边偷偷想。

  再后来黄少天的话题就跑到喻文州身上了。他很好奇,喻文州这样,长得白白净净的,手指还特别修长柔韧,怎么会喜欢——做木工呢?

  彼时喻文州正在用砂纸一点一点抛光一枚戒指环。这是一个细致活,磨多了木头没有光泽,磨少了木质会很粗糙。而在旁人看来,这活实在是,用黄少天的话说,“太糙了!完全不像是喻文州这种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拼才华的人应该做的事!”

  喻文州就抬起头,挺淡然又小骄傲地说,因为我喜欢。汗水从他发根沁出来,流过他鬓角。黄少天看着他,眨了眨眼,递了张卫生纸给他,一边看着他擦汗,一边慢条斯理啃自己手上的冰淇淋——夏天的晚上也这么热,命都是空调和冰淇淋给的!而喻文州手作的时候不开空调,所以,黄少天特别有先见之明的背了一个小冷藏袋来,塞了两瓶冰可乐三根冰淇淋。而等他取了件走了后,留给喻文州的是两个空瓶三根冰棒棍。喻文州自己一口也没捞着。

  喻文州有点好气又好笑。走之前黄少天还异想天开的对他说:“文州啊我看你做的戒指每一枚那个块块图案都不一样……哦那叫树脂啊!没事管他是啥我就想问,能不能做个可乐冰淇淋的那种?大夏天戴在手上,看着就像嘬一口的那种。”

  喻文州想了想,觉得这个设计挺好的。

  但是树脂块的图案完全是随机的。喻文州可以控制染料比例、添加顺序、凝固形状等等,但他没法决定具体细节画面。于是他试了一次又一次,出来的总是那种一坨让人毫无食欲的诡异玩意。

  喻文州没有气馁。正是这样的随机,才让每枚戒指独一无二。就像每个人,不都是基因随机的产物。

  但是他还是很想做出“那一枚”,命中注定的那一枚。

  这样时光就蹉跎过去了。汽水西瓜冰淇淋的夏天走了,冬天来了,双十一的脚步还远吗?

  喻文州本想着自己不做活动,应该是没什么单量的。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双十一之前,他的某一枚戒指被某位网红买手晒了出来,店铺的订单量忽然增加近百倍。

  喻文州感觉喘不上气来。他要被迫享受双十一待遇了。但是和别家不一样,他一直信奉“慢工出细活”,这几百笔单子,慢下去岂不是要绕地球走好几圈的时间了?

  喻文州咬了咬牙,每天熬夜赶订单。然而上班的时候老打瞌睡,被领导呲了好几次,最惨的是被扣了绩效,还要被取消年终奖。喻文州算了算,网店的利润抵不过工资的亏空,惨了惨了,今年春节回家除了要被逼问“找对象没”,还要面对“挣多少钱”这戳心的质问。

  喻文州的心感受到了冬天般的寒冷。他第一次做戒指时有些心不在焉,树脂定型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放错了颜料比例和顺序。

  喻文州想着这枚要完,然而树脂成型后出来的效果却让他惊艳了——设想中的那枚“可乐冰淇淋”啊!虽然是大冬天,但喻文州一眼看过去嘴巴里就哔哔冒口水,想吃。

  喻文州打了鸡血似的把工序认真完成,然后给黄少天打了电话。

  他拼死拼活,今天终于能出四单。然后他看了眼待发货订单数,两眼发黑。

  黄少天几分钟后就赶到了,正看见喻文州趴在机器前打孔。喻文州这几天忙了起来,黄少天主动承担了打包工作。

  遥想第一单时,喻文州激动不已,对这个买家满怀春天般温暖的心意。虽然买家只拍了一枚戒指,喻文州还是担心丢件,特意选了个巨大的快递盒。然而盒子那么大只装一枚戒指……不太合适。于是喻文州在家里左搜右刮,把各种自己觉得好玩的小东西,没开封的小零食全塞进盒子里了。最后算了算,这一盒子东西比买家拍的戒指贵多了。

  现在喻文州依然是个特别大方的卖家,只不过打包这事专业多了,再也没搞过“用鞋盒子寄戒指”这种让知道真相的黄少天笑了整整一周的事情了。

  不过反正这活黄少天包了,喻文州现在也不去管了。

  他顾不上管。忙着呢。连黄少天跟他说话都顾不上听。

  一直等黄少天聊够了要走了,喻文州这才想起来,赶紧拉住他,把今天这枚偶得的“可乐冰淇淋”戒指塞给黄少天:“送你的。”然后又埋头苦干去了,也没管黄少天什么动静。

  第二天晚上,近十一点,喻文州又赶了两单,打电话找黄少天来揽货。

  黄少天来是来了,这次抱着一个巨大的箱子。喻文州开门时看见,一愣,然后笑道:“你不会想用这么大的盒子装戒指吧?”

  黄少天神秘兮兮地摇了摇头,把箱子推到喻文州的眼前,示意他打开。

  喻文州一头雾水,上前去打开了。然后就愣了。

  一箱子树脂原木戒指。

  黄少天说:“文州你天天赶订单,我心疼。我就去网上把我能拍到的所有同样的戒指拍下来了,加钱让他们尽快给我送来。这是第一批,你拿去发货吧。”

  喻文州瞪眼:“不好吧……这不是我做的啊……”

  黄少天翻白眼:“我这一箱最便宜的都要三位数,那些买家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喻文州继续迟疑:“少天这样不好,太贵了我还不起。”

  黄少天眨眼:“慢慢还,你做完一枚还我一枚呗!”

  喻文州张嘴还要说,黄少天抬手去捂他的嘴。两个人脸快凑到一处了,黄少天冲着喻文州“嘘”了一声,呼出的气轻轻撩过喻文州的皮肤。

  喻文州觉得心惊肉跳。

  ……当快递小哥这么挣钱吗?

  ……好像真的要一夜暴富了?

  而黄少天贴着他耳朵絮絮念着:

  “文州啊我当初当快递员就是因为有泡泡纸可以光明正大的捏!后来我就碰到你了!我就觉得人生有比捏泡泡纸更有意义的事了:帮你寄快递!怎么样我服务不错吧再买十块钱的呗我可以服务你一辈子的……”

  ——FIN——

  啊。

  承包鱼塘有什么稀奇的。

  有本事承包人家这辈子的快递啊!

  那个树脂原木戒指真的有哦,感兴趣的可以随便搜一搜。

评论(32)
热度(226)

© 青棠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