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棠欢

头像@失之东隅

【王喻】树深时见鹿(1)

  《怎样看见鹿》的王杰希视角番外篇。

  原文请走:《【王喻】怎样看见鹿》(本章内容对应原文的3至5章)

  作品全目录:《作品目录汇总(随时更新)》

  

  王杰希刷微博时,黄少天转的那条跳了出来。他看见照片里的喻文州呆萌呆萌的,一点也不像在荣耀相关场合出现时,那股子儒雅却奸诈的劲儿。

  他拿着手机忍不住笑,笑完发现照片里的站名有点眼熟。

  是B市的。

  来者是客。王杰希自问有责任请千里迢迢从G市来的喻文州吃顿饭,也有义务告知这位在非荣耀领域显然有些缺乏常识的小朋友一些事情。喻文州刚出道,对粉丝的力量一无所知。但王杰希是很懂的。被粉丝追了三条街、堵在俱乐部门口喊口号、假装外卖快递骗开门这些套路,王杰希都领教过。

  他打了个电话过去,打算把喻文州接出地铁。那边喻文州声音低低的,温温和和地,拒绝得很委婉,答应得也很客气。

  定下见面地点,王杰希随手就攒了个饭局。他们在B市的荣耀选手们都常聚着撸串,这次也算是找了个由头再撸一场。

  接上喻文州时,王杰希觉得他有些拘谨,抿着嘴笑,一直客气地跟他说“谢谢”啊“太麻烦了”什么的。王杰希觉得他太见外了,来B市也不跟自己打声招呼。毕竟在自己地头上,要是喻文州真碰见什么事怎么办?于是王杰希忍不住提点了他一句。

  话说完,喻文州变得更谨慎了,看王杰希的眼神都是小心翼翼的。王杰希试着同他攀谈,又觉得他有些放不开的模样,便不再说话。

  在一个路口转弯时,王杰希从后视镜里瞥见了喻文州。他看着窗外,眼神里有些百无聊赖,手上还一下一下扯着自己的背包带子,挺孩子气的模样。

  王杰希又有点想笑,强行忍住了。

  到了宾馆,王杰希见时间差不多了,便带着喻文州去吃饭的地方。一到那里发现杨聪早早就来了,看见喻文州特别自来熟地就凑上去了。王杰希不想插入他们的对话,就在一边坐着。人渐渐来齐了,餐桌上越来越热闹。王杰希忽然发现,人群里的喻文州又是常见的那种模样,温和有礼,平易近人,真是“双Q爆表”。

  王杰希觉得好玩。喻文州真是个挺有意思的人。

  他这一餐有意无意总有点注意喻文州。之前一直还好,直到杨聪递了根特辣的羊腰给喻文州,王杰希觉得情况有些不对。虽然他脸上是笑着的,但眼神里有惊慌一闪而过,被王杰希捕捉到了。

  他以为喻文州会拒绝那根羊腰,但喻文州还是接过来了,低着头吃,也不说话。吃完也不抬头,只是伸手在一旁试探着摸来摸去的。

  王杰希意识到喻文州应该是怕辣的。他扯了张面巾纸递到喻文州手里,然后让服务员加了解辣的酸奶。

  王杰希觉得这一餐挺失败的,简直有损他“热情好客”的名声。

  吃完饭其他人各走各路,王杰希陪着喻文州往宾馆走。饭桌上他收到了经理的短信,说灭绝星尘又调整了一下,让他明天去上手试试。王杰希答应了,所以今天打算回微草的宿舍住,陪着喻文州走回去倒也顺路。

  也不知道喻文州是不是心里不高兴,一路上不怎么说话,一点也不像餐桌上那样大方得体,倒像个赌气的小孩。

  王杰希就只好没话找话。恰好路过微草主场的比赛场馆,王杰希就说,明天这里有明星演唱会,据说周围的宾馆很早之前就订完了。喻文州能订上倒也是挺幸运的。

  喻文州听了他的话忽然抬头,狡黠地笑了笑,说,不幸运,命中注定。

  王杰希也没什么话可说了。

  他跟喻文州算不上多么熟悉,但要比他们第四期出道的其他人熟悉得多。哪怕同在B市的田森,也不过是赛场上的几面之缘。倒是和喻文州,早早就遇见了。

  他总觉得喻文州是个不会让气氛冷场的人。他聪明、温和、有眼力,应该是从来不会做出让人下不来台的事。

  现在倒也不是被喻文州顶得下不来台,就是有点被将了一军的感觉。

  王杰希觉得这个喻文州有点不一样。

  在宿舍住,王杰希的生物钟会自动按照训练状态运行。所以即使是夏休,第二天早上七点,王杰希还是醒了。

  睁眼没多久,就接到喻文州来电,问他能不能陪着逛逛。

  本来嘛,外地朋友来B市做客,带着去逛逛也是王杰希自认为义不容辞的责任。又加之昨天晚上的接风菜选得着实失败,横看竖看王杰希都得陪着喻文州走一遭的。

  但经理那边定了要调试灭绝星尘,王杰希当然不能丢下工作出去浪。

  他只好跟喻文州解释了一下。那边喻文州又特别配合地体谅了他。

  王杰希觉得这两天和喻文州相处,像是对着一只摸不清脾气的猫。有时候他端坐着特别有教养的样子,有时候他上来就挠你两爪子。不疼,就是痒。

  王杰希没奈何。他记得今天气温挺高的,就叮嘱喻文州别乱跑。

  吃罢早餐去了技术部,那边正在对数据。负责人一看见他,立刻就直奔主题。最近关于王不留行的调试一直在进行着,因为王杰希在不断地改变打法。他当年一把扫帚啪啪啪打懵逼了全联盟,微草也没能获得同队豁免。这就很尴尬了。用方士谦的话说,王杰希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要坏菜。

  王杰希表面上挺高冷的,对这些评说似乎是置若罔闻。实际上他十分在意,并且也挺苦恼的。所以他摸索着改变打法,摸索了一个赛季,总算是有点心得了。

  技术部也跟着他摸索了一个赛季。这次的调整算是收尾阶段了,并没有特别大幅度的改变。于是王杰希只是上手练了几把,又记了记数据,提出了些微的技术性调整要求,也就没什么可做的了。

  技术部是保密部门,王杰希虽然是队长但也不好多呆的。他见没什么事,也就直接离开了。出了门他看了看时间,不早不晚的,距离吃午饭还有一个小时。想了想,王杰希觉得可以叫上喻文州吃个午饭,然后下午陪他在附近逛逛。

  这个计划挺好的。王杰希就执行了。

  结果喻文州那边半天没有动静。王杰希回了宿舍收拾准备带回家的东西,他的夏休算可以正式开始了。

  正在犹豫队服要不要带回家时,喻文州回了他的微信,说他在南锣鼓巷呢。

  王杰希看着通知栏里的高温红色预警瞪眼。从G市来的是真不怕热啊!

  王杰希就随便跟他闲扯了几句。他在室内开着空调,但收拾东西还是给他带来了一身薄薄的汗。王杰希觉得有点没精打采的,也不是很想动弹。

  既然喻文州回不来,他自己也懒得去食堂吃饭了。把收拾了一半的东西随手一丢,王杰希扑床上补觉去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手机铃声把他吵醒。迷迷糊糊爬起来的王杰希有点起床气,接电话的语气不善。

  那边却怯怯的,声调软软地问他,能不能来接一趟。

  王杰希反应了半天才想起来那边是喻文州。

  他揉着太阳穴问喻文州在哪里,喻文州报了个地铁站名,离南锣鼓巷两站远。

  王杰希收拾东西准备出发,随口问喻文州怎么了声音听上去发虚。

  喻文州停了很久才小声说,头晕,恶心。

  王杰希想果然是中暑了。他已经出了门,但还是退回去找到丢在抽屉里的藿香正气水。看了眼生产日期却是过保了。王杰希无奈,跑到还在工作的网游部门去问有没有。公会的会长吓了一跳,着急忙慌地翻箱倒柜,问他是不是中暑了严不严重要不要去医院。王杰希傻笑,心想这真是帮喻文州背个锅啊。

  他半个小时后到达喻文州说的那个地铁站。车门还没开时,他恰好看见喻文州坐在站台长椅上,抱着个袋子,蔫头耷脑的,很可怜的样子。

  王杰希不知怎么的,看见他这副模样有点生气。灌了他药,拖着他往回走,还抢了他一直紧紧抱着的袋子。

  他有点好奇这袋子装了什么,让喻文州这么宝贝的。喻文州说,是给他的杯子。

  王杰希有点愣。没事给他买杯子干嘛?

  喻文州说是他昨晚请吃饭的答谢礼。

  王杰希马上觉得这很说得通,很喻文州式的做派。

  坐着地铁回去时喻文州一直低着头,身形有点晃,眼神和脸色都藏在帽檐的阴影里看不太清。王杰希在他身边刷微博,忽然看见黄少天又转了一条微博。还是个照片,照的是一张普通的桌面,只是上面有个手绘的蓝雨队标,旁边还有个一笔一划的“喻”字。

  黄少天评论说,队长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蓝雨粉画的,再一看那个“喻”字肯定是你写的!除了你谁的字这么幼稚啊!

  王杰希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喻文州在他旁边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写着“你好奇怪啊”这样的字眼。

  王杰希赶紧收了笑。他把手机递给喻文州看,喻文州盯了半晌,摇了摇头说,为什么走哪里都有人拍照发微博。

  王杰希说,因为你的粉丝比你想象中多。

  喻文州又摇了摇头说,不喜欢,总是被人盯着,不舒服的感觉。

  王杰希有些奇怪地看他,说,你应该是那种很擅长和粉丝啊媒体啊打交道的人吧。

  喻文州垂着头说,擅长又不代表喜欢。喜欢未必擅长。但是喜欢了就会很努力地想要去变成擅长。

  王杰希想起来他的手速问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喻文州也不需要他说什么,神色萎顿的,说完那句话又不声不响了。

  送喻文州回了宾馆房间,拿走了那个属于自己的杯子,王杰希直接回了微草宿舍。他本来想直接回家的,但是看见了杯子又有点犹豫。

  喻文州送了他东西,但是他请喻文州吃的饭一点也不可口。人家还在自己地盘上生了病,把他丢在这里不太好吧……

  王杰希就决定晚上再带喻文州出去吃一顿。

  喻文州回复他已经是很晚了。王杰希自己吃过了晚餐,就打算专程陪喻文州吃一次。他想着喻文州胃口不好,于是找了个粥屋。

  路上喻文州问起了那个杯子。王杰希觉得很羞愧。因为准备回家了,他打算把喻文州给的杯子也带回去的,所以连盒子都没有拆。现在被喻文州问喜不喜欢,他只能非常套路地答,很好看,谢谢。反正他猜多半是微草或王不留行的周边。

  喻文州却说那是他手绘的。

  王杰希有点惊讶。惊讶的同时还有点惶恐。不过是一顿寻常的接风饭,至于吗?喻文州对每个人都是这么认真细致吗?

  他也没得出来结论,反倒觉得喻文州似乎是生他气了。

  王杰希回宿舍后赶紧把杯子从行李箱里刨了出来,拆开盒子仔仔细细地看。

  非常生动的手绘。喻文州选择的王不留行是王杰希自己也很喜欢的一个版本。看得出来喻文州在绘画上的造诣不低。

  杯子的包装盒上有店名。王杰希忽然打定主意明天要去亲自看看。

  第二天他没有联系喻文州,悄悄一个人摸到了南锣鼓巷那家手绘店。

  店主妹子看见他时异常惊讶,脱口而出说,喻队刚来过王队也跟着来了,最近是撞了什么大运吗?

  王杰希点点头说,收到了喻队送的杯子,很喜欢,就来看看。

  妹子笑着说,杯子是喻队亲自画的,再也没第二个了,她只给喻队画了带给蓝雨队员的礼物。

  王杰希忽然有一种莫大的惶恐。为什么喻文州给自家队员带的礼物反而是让别人画的,给自己的倒是亲自手绘了?

  他回去后对着那个杯子反复琢磨。喻文州的形象也就在他眼前一遍一遍地过。最开始还是他惯常的那种温温和和的形象,再后来都是他孩子气的模样。

  王杰希捏着手机躺在床上按眉心。他想给喻文州打个电话问问他什么意思,但又有些害怕。也不知道害怕什么。

  他那天没回家,晚上去了一趟喻文州入住的宾馆,在门前站了会儿最终也没进去。在宿舍又凑合了一晚,王杰希有点失眠,翻来覆去地睡不踏实,总是梦见些光怪陆离的画面,好像有时能分辨出喻文州的脸。

  醒时天刚蒙蒙亮,四点。

  王杰希想起来喻文州说今天要走。他想打个电话去问问具体几点,却又没打出去。

  在宿舍蹲着打荣耀,正抢boss呢,忽然手机响了。喻文州的短信跳了出来,说自己已经上飞机了,多谢款待,欢迎来G市玩。

  王杰希不知怎么就长舒了口气,回复个“好”字。再一抬头boss已经丢了,王杰希也没什么兴致了,掂着自己收拾了好几天终于收好的行李回家去了。

  第五赛季开始后,王杰希忙到飞起。新打法的成型需要和队员们完美配合,于是王杰希疯狂地增加训练量,每天睁眼闭眼都在荣耀。

  但他每次端杯子喝水都会一愣。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夏休结束后,他把喻文州送的杯子又拿回了宿舍,换掉了自己一直用的一个素瓷杯子。微草的队员们看见了新杯子还夸,这个王不留行好帅啊,没在市面上见过,队长哪买的有没有他们的角色云云。

  王杰希这种时候还是有点莫名恐慌。

  这种情绪真的很怪。他搞不懂喻文州的想法,莫名其妙就承了人家一个巨大的人情。这番好意实在有点折煞了王杰希。

  他寻思着得找个方法还了喻文州这个大礼。眼看着微草和蓝雨的第一场常规赛临近了,王杰希想是不是带点礼物过去给喻文州?

  可他还没想好送什么,忽然有一天,接到了一份莫名其妙的快递。

  满满一大盒子的零食,抱到训练室时王杰希整个人都懵了。

  方士谦凑上来说,队长你确定这是你的快递么?不是托你转交给我的吧?

  方士谦在某次采访中提到自己爱吃零食,于是隔三岔五就有粉丝给他寄零食来。

  王杰希没这癖好,也从来没收过零食。

  方士谦那边已经把王杰希的快递翻了个遍,嘴上还评点,这么多甜食啊没有辣条差评!

  福至心灵一般,王杰希眼前忽然浮现出喻文州垂着头吃烤串的场景。

  他猜到是谁了。

  猜到之后更头疼。

  前一份大礼已经压得他有点喘不上气,这又压来一份。喻文州对人怎么那么好,好得让人忍不住觉得亏欠他良多。

  王杰希揉眉心,皱着眉头对方士谦说,去训练。

  零食他没动,抱回宿舍摆在那里,每回看见心里就觉得很沉。

  压着压着王杰希心里冒邪火。他觉得奇怪,喻文州是单对他一个人这么好么?

  于是去了G市打比赛,王杰希没按计划给喻文州带礼物。

  他对喻文州的好意心怀愧疚,却隐隐觉得倘若自己真回以同样的礼貌,恐怕会有更承受不起的压力等着自己。

  他抓住机会向喻文州表达了自己不需要他独特追加的好意。

  结果喻文州回复他的是第二箱零食。收到时方士谦恰好跟着他去拿快递,看见零食时乐了,说,队长是不是有人暗恋你啊?一箱一箱给你送零食的……哎对上次那箱不是有很多巧克力嘛!哎呀呀细思恐极啊!

  王杰希觉得头特别疼。心口像是刮过一阵龙卷风,把他的心思吹得东倒西歪的。

  他觉得方士谦可能不幸言中了。

  喻文州对谁都挺好的。那种好是人与人之间不亲不疏不远不近最有分寸的那种好,让人可以保持着该有的联系而不会过多介入彼此。喻文州擅长此道,因而与他相处没有压力。

  但喻文州对王杰希特别好。这种好是一种孩子气的讨好。把他喜欢的一股脑塞给你,也不管你想不想要。

  王杰希不能揣着这份好意,他怕下次喻文州会塞来更多,他还不起。王杰希也不敢丢了这份好意,这些都是喻文州特别珍重的,他若丢了就是不仁不义。

  于是王杰希把零食收好,和上次那箱一起摆在那里。他把喻文州送的手绘杯子也一起收了起来,又换回了自己以前用的素瓷杯子。然后给喻文州打电话说,不用了,不要再寄零食了。

  挂了电话他自己心口也有点疼。拒绝喻文州是一件伤人伤己的事。但是拖着对他更是不负责任。

  喻文州第三箱零食到的时候,王杰希领悟到了一种大无畏的勇气。

  于是王杰希心一横,采用了他能想到的最伤人的手段。

  这一次再也没有零食送来了。

  过了几天王杰希悄悄拆了一袋放在屋角落灰的巧克力。特别特别苦。

  他看了眼包装,99%的可可含量。

  眼前忽然是喻文州低着头的模样。

  王杰希强行把巧克力咽了下去。反正是自己选的,再苦也得吞下去。

  ——TBC——

  下一章:(2)

  关于题目:

  首先请允许我吐个槽,李白好好的一句诗,也不知道怎么就被用烂到这个地步了……意思还都理解的不对。

  这里的“时”不是“……的时候”这个意思,而是“时常,经常”的意思。这句诗是说,树林茂密,常常能看见鹿。

  它的下一句更不是什么“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这简直矫情的太可怕了…… (๑ó﹏ò๑)

  原出处是李白的《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全诗如下: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评论(28)
热度(180)

© 青棠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