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棠欢

头像@失之东隅

【王喻】怎样看见鹿(1)

  原著向 / 简单点,恋爱的套路简单点 / 王喻ONLY

  作品全目录:《作品目录汇总(随时更新)》

  王杰希视角番外篇请走:《【王喻】树深时见鹿

   

忘掉路旁的岔道

去哪儿都别带枪

孤独并渴望着,
        

走你自己的路

或者守候一夜,早起

在密林边
          

栖息在古老的果园里

所有的空地都许诺

日出是好的,
         

日出前的晨雾,也是好的

什么也别期待

慢慢找到你的运气
         

等待风吹落果实

利用你的好时光

学习读懂蕨类
         

让自己像一只乌龟:

下坡到缓慢的溪流中去

在苍鹭的指引下,
          

啜饮纯粹的宁静

让风围绕着你

像白杨一样颤抖
           

相信你敏捷的天性:

让你的耳朵引导你

朝哪个方向聆听
           

你渐渐显现出

你的保护色来,此时

色彩在你的眼中
 

有了新的形态

你终于学会了

在无所期待中等待;
 

就像黄昏时分

注视着光线黯沉:

一切得到了深深的解脱
 

此时万物归隐,你处处

留心,自会看见

你所看到的一切

         

  比赛开始前,喻文州在读一首诗。名字颇具指导性,叫《怎样看见鹿》,和《怎样饲养母猪》格式一致。

  诗这个字眼,多少有些曲高和寡的意味,现代诗更意味着脱离低级趣味。对一般人来说,是觉得它高深晦涩。譬如一些断句断在不该断的地方,好像一个口吃患者强行说相声,你明明觉得它是怪异的,却总有一大批拥趸声称,这是至高艺术之美。于是你借着一首诗,深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自己品不了那餐风饮露的美而自惭形秽,只得低下头颅,嗫嚅着,却不敢置喙。

  ——所以喻文州发自肺腑地一愣,深深为自己冒犯艺术的心理而感到羞耻。他垂着头,眼神有些讷然。

  诗这种东西,是要用“心眼”看的。佛家说,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抑或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这大抵便是所谓的“心眼”。心有山川,诗里就天地宽;心有草木,诗里就春林盛;心有饭菜,诗里就烟火长;总之,你看诗不是你看诗,是诗引动了你的“心眼”。

  ——所以黄少天凑到他身边对着这诗横看,竖看,对角线看,对折看,顺时针看,逆时针看,360°旋转看,抱臂沉思半晌,问喻文州:“这什么鬼?断句断得好别扭啊!感觉是一个口吃患者……哦要不然就是一个正在打嗝的人强行说话,这个节奏感我真得浑身难受!啊不对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比赛都快开始了你读这玩意干什么呢?”

  喻文州讶异地转头瞪着黄少天。他不是奇怪于黄少天突如其来的关注。他是奇怪于,关于这首诗,黄少天和自己不谋而合的看法。

  所以。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他得出一个结论。他跟黄少天都有点,缺心眼。

  黄少天缺心眼在于他学历不高,初中毕业嘛!

  喻文州缺心眼在于他学历不高,还看上了一个文艺男青年。

  问题是文艺男青年学历也不过初中,怎么就能从这诗里读出来“源自灵魂深处深锁着的对美与爱强烈渴望的共鸣”。

  ——因为王杰希心眼太多。

  喻文州掩卷沉思。

  昨夜例行的睡前一刷,喻文州在朋友圈里看见了这首诗。是个公众号的推送,被王杰希转发了,写上那句“源自灵魂深处深锁着的对美与爱强烈渴望的共鸣”。

  喻文州夜不能寐了。他从床上坐起开灯拿纸笔,工工整整把这首诗抄了一遍。字不好看,一笔一划幼稚极了。喻文州别别扭扭盯着自己的手迹,觉得和王杰希产生灵魂共鸣大概还需修炼一段时间。

  以喻文州的文学修养来说,他觉得这首诗是不错的。但也就是个不错,再多的他也说不出来了。早早辍学打游戏的他多少也有点语死早。其实这诗本来也没那么晦涩艰深,只是让王杰希这么一评价,喻文州瞬而有些拿捏不定了。

  灵魂深处。深锁。美。爱。渴望。

  这些字眼凑在一起,意味深长的。

  尤其是喻文州代入了王杰希的声音,模仿他的语气,用广播腔声情并茂地在脑海里朗诵了一遍——于是他在一刹那间体会到了灵魂高速震颤带来的战栗。

  喻文州绝望地失眠了一整夜,爬起来时除了常规熬夜导致的头晕脑胀身子乏力胃口不振,还有一丢丢的意乱情迷。

  拿不准王杰希是个什么意思。即使他仅仅是转发了一个推送。

  喻文州闷闷地拖着步子,感觉有点被浮空。好像是在做梦一样,眼前起起伏伏着一个球,整个被掏空的那种,表面孔洞多得简直让人密恐。

  这是什么东西……喻文州迷迷糊糊强行睁眼,思考了半天感觉像是……撒了芝麻的白面馒头。嗯。饿了。

  左脚右脚一个慢动作,喻文州走向食堂的路上脚底打滑脚尖画圈。他一派混沌的脑海里电闪雷鸣,负罪感尖叫着捶打他的理智——比赛日!还是和微草的季后赛!

  想到微草喻文州精神一振。终于等到你!

  第四赛季首轮淘汰赛,新人队长喻文州带队的蓝雨撞上了微草。没什么人看好蓝雨。毕竟微草队长是个连新秀墙都没有遇到的奇葩。

  其实喻文州也没那么看好自己。这种不看好是幼鹰面对苍穹第一次振翅搏击的那种不看好。怀揣着翱翔九霄的壮志,却在被亲娘一脚踹出巢穴后,只能慌张扑腾着奋力抵抗地心引力。下坠不可避免,而他依然向死而生。

  蓝雨这赛季换血严重,自然会有各种不适应症。磕磕绊绊走到今天,季后赛里随便来个谁,记者都能写一样的说辞。无非就是新嫩潜力无限,这次铁定炮灰呗。

  喻文州也知道,碰上谁蓝雨都是九死一生。但是死在王杰希手上好像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甚至隐隐有些亢奋。

  精神亢奋,身体疲惫,他一整天都在折磨自己。时不时,昨晚上纠缠着他的诗句就飘进脑子里,说不明白什么,克制不住地想。

  江湖传言,搞战术的心都脏。所以说江湖传言不可信。

  喻文州扪心自问自己心挺白的,跟漂白粉漂过似的,干干净净透透明明明明白白我的心,渴望一段真感情……呸!

  他是有点思春,但没到发春的地步。他的心思就像是B市四月天,G市都已经热成狗了,那边将将开了头一朵花,出现在王杰希的朋友圈里,配着一句话:一株开花的杏树。

  黄少天瞥了一眼留言评论:你是不是傻那是桃花!!!

  喻文州知道那是桃花,开在自己春意暖融的心窝里。

  现在这朵桃花开在眼前了。所以他在比赛前,习惯性翻开战术本打算再次整理思绪时,眼神却黏在那首诗上迟迟不放松,一直看得黄少天都起疑了。

  但还是没看出什么花来。他还是觉得这断句断的,节奏感太差,像被下过混乱之雨似的。

  对抗混乱之雨最好的方法是,什么都不做。

  于是喻文州把本子放在一边,深吸一口气,开始做手操放松。黄少天在他身边碎碎念着,大约也是有些亢奋。毕竟是人生第一场季后赛的淘汰赛,成败都会刻骨铭心的。

  这么一想心跳又漏了一拍。刻骨铭心这四个字要和王杰希绑定了。

  喻文州皱着眉头。他觉得自己不是合理的备战状态。所以他需要学习成长的还真是挺多的。

  他东想西想,时间倏忽过了,比赛正式拉开序幕。喻文州带队走出休息室,迎面就看见主场作战的微草队员斗志昂扬整装待发。王杰希压在队尾,回身看休息室,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进场前两队等在通道口,稍稍有那么点时间。王杰希已经从队尾来到了前面,抱臂站着,一脸生人勿近。

  喻文州自忖与王杰希算是熟人了,就拿出惯常的态度搭话:“王队。”

  王杰希第一时间没有应声,而是回过头来看他,特别认真的那种眼神,看得喻文州后背绷紧,有那么几分不自然了,才听他说:“喻队。”

  还没等喻文州想好如何转换到自己迫切想聊的话题,王杰希又接着说:“一路过来辛苦了,没休息好吧,黑眼圈挺深的。”

  喻文州被一记大招爆了血槽,还中了僵直。他一愣神的功夫,黄少天已经见缝插针挤进对话:“是啊B市太远了而且机票不好买!这不暑假嘛买个机票跟双十一蹲点似的,看把我们队长熬的,都变熊猫了!啊王杰希你看都这样了你就躺平任操早点放我们队长回去休息吧!”

  “咳,少天……”喻文州赶紧打断黄少天这过分随意的发言。明知道他说垃圾话还去听,喻文州也觉得自己够了。但是偏偏黄少天这垃圾话说得他有些浮想联翩的,连带着胸闷气短。这样不好。

  王杰希显然没犯喻文州这样的错误。他没搭理黄少天,也没继续盯着喻文州,扭开了头又是一脸生人勿近。

  喻文州心理建设了一番,鼓足勇气直捣黄龙:“王队昨晚上转发的诗挺好的哈……”

  王杰希又转过头,这次依然是认真看着他,眉头都皱起来了。喻文州心里“咯噔”一声,他本来想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循循善诱方得始终,没想到好像第一步就踏空了。

  但他表面依然一派冷静自若,回望着王杰希,好像他只是没话找话赶上这个话题而已。在他视线里王杰希眉头越来越深,他心里越来越没底,越来越深的眉头,越来越没底的心……

  然后王杰希忽然开口:“什么诗?”

  黄金一代的群里,肖时钦曾经无奈地说,战术搞多了,看什么都想太多,有时候跟妄想狂似的。当时他在群里被围殴,连带着张新杰和喻文州跟着躺枪。所有人一致讨伐他们这种“耍心机还要哭可怜”的丑恶嘴脸,还被坐实了与叶秋狼狈为奸的罪名。

  当时喻文州没觉得有什么。肖时钦说得挺对的,但这样没啥不好,智商碾压走哪里都还是有点优越感的,有意无意的。

  有句话,叫“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喻文州在荣耀里磕磕绊绊走得挺心酸,能撑到今天着实依赖于他的计算无遗。别人走一步看一步,他走一步前算三步后算三步步步为营,终究是杀出一条血路。

  于是多想想没什么不好的。譬如看见王杰希说“爱的渴望”就推算着“他可能也想谈恋爱了”,乃至“他察觉我想和他谈恋爱”这样的念头也被镀上一层玫瑰金,不再那么让人风声鹤唳的。甚至喻文州想,顺线导出“他想与我谈恋爱”这样的结论,也显得不是那么虚无缥缈了。

  于是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喻文州心湖的涟漪,因为王杰希无心的投影,止不住地泛滥。

  谁知道,王杰希刮的这股风,不是G市“吹面不寒杨柳风”,而是B市三月间那股子邪风。一阵刮过,片甲不留,掉头转向,连个招呼都不打。

  于是喻文州乍然领悟了,王杰希的“源自灵魂深处深锁着的对美与爱强烈渴望的共鸣”,总结起来就是个“马”字,跟微博上那些随手转发等着下辈子再看的行为没啥区别。

  喻文州心瞬间定了,跟老僧参禅似的。

  他庸人多自扰了,但情况也没差哪儿去,横竖还是自己守着自己那点小心思起起落落的。

  ——而且还发现了王杰希其实是个没心眼的伪文青。

  挺好的。

  于是喻文州笑得特别和谐:“没事,比赛了,加油。”

  一时输赢才不重要,有本事,来三万场!

  ——TBC——

  下一章:(2)

  副标题叫,分享一个内心戏多到话唠的哦哦洗·鱼。

  开篇引用美国诗人菲利普·布斯的《怎样看见鹿(How to See Deer)》,翻译李小建。

评论(5)
热度(297)

© 青棠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