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棠欢

书在,他们就在,一点都不会变。
创作相关CP:黄喻,王喻,双花。
纯原著粉,不喜欢全职任何形式的改编(网剧、动画、漫画等)。
相互尊重,各自雷萌,多谢。

【黄喻/ABO】死火(1)

  黄A喻O/伪·军文/黄少有“联觉症”设定。

  —— † —— ✲ —— 

  “根据你所描述的症状,结合你的检查结果报告分析,你的种种特征,并不能算是一种疾病的。相反,也许这些事对你来说是一种——上苍的恩赐——我这么说可能更贴切。所以你不如好好利用这种恩……”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黄少天甩上医生办公室的门,回头看了眼门牌,想,自己大概是疯了才会来看神经科。

  还能有什么结果呢?其他人永远觉得他是上天的宠儿,好像生而如此是千载难逢的幸事一般。

  黄少天对此已经没有任何想法。

  他坐上返回学校的公交车,耳边的鸣笛声一声比一声尖利,口腔里迅速腾起的刺激性酸气令他作呕。

  塞上耳机,黄少天决定闭上眼睛放松一下。

  播放列表随机到那首不知名的纯音乐,几个小节的旋律跳跃着,用草莓的清甜,将酸朽的腥气驱逐。

  还是音乐可口,黄少天想。

  然而很快一切都不对了。

  起初是一种不好闻又不引人注意的气味在公交车逼仄的空间里悄然弥散。对于黄少天来说,这种味道是没有什么特点的灰色,他阖着眼睛差点就忽略掉了。

  可是迅速的,另一种气息一瞬迸发,腻人的甜香疯狂涌进黄少天的鼻息。

  黄少天猛然睁开眼睛。

  该死!有Alpha肆意撒播信息素,诱导Omega在公交车上发情了!

  他环视过整个车厢,找到了那个发情的Omega。这是个年轻的女孩,站在离黄少天很远的车门处,此刻整个人瘫倒在地,意识显然已经开始涣散。除了黄少天之外,车上还有两三个Alpha。此时,他们犹如用气味标记领地的兽类一般,不甘示弱地对轰着信息素。却也多亏了这群Alpha精虫上脑依然抹杀不掉骨子里埋着的统治欲,所以那个发情的Omega还没有被侵犯。

  黄少天重新阖上眼睛,然后深吸一口气。车厢里混杂的气味在不流通的空气里极速压缩,而后在他眼前猝然爆炸成五颜六色,如打翻染料盘一般。

  该死的联觉症!

  黄少天强行按下心口搅动的狂躁,霍然间将自己的信息素全然释放。

  如饿狼争食的Alpha们忽如被更强大的掠食者威慑,悄悄收敛起自己的肆无忌惮。在一派寂静中,黄少天起身,一步一步走向那个Omega。所有人都不自觉地缩了缩脑袋,仿佛一瞬间被某种无形的巨力施压,不得不低下头去,做出臣服的姿态。

  ——即使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习惯了Alpha的强势地位,却也不曾领略过这样雷霆万钧的气魄。

  而黄少天似对悄然转变的一切浑然不觉。他停在车门口,垂目看着委顿在地的女性Omega,随后弯腰用一只手将她稳稳拖起,用平静而不容置疑的口吻对司机说:“停车。”

  一个急刹车。没有人想跟这么一位煞神一般的人物较劲。

  不过,这位“英明神武”的黄少天男神,把女性Omega拖下车后,瞬间就被“打回原形”,霸气威严什么的,不存在的。

  他掩住口鼻苦着脸,小心翼翼地摇晃着意识溃散的女性Omega,问:“我说这位小姐,你叫什么?家在哪?家人联系方式是什么?你有没有服用抑制剂啊?哎你这种情况家人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出门呢?唉唉唉你别揽我的腰我怕痒……”

  他连珠炮式的发问,得到的回应只有Omega在本能驱使下,像是一块被高温晒化的橡皮糖,又黏又腻地往他身上贴。

  黄少天心头无明业火一冲三千丈。想他堂堂荣耀军校优秀学员,连续七次斩获金勋章,远程狙击成绩优异,近身搏斗能力拔群,竟在熙熙攘攘的闹市街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女性Omega纠缠得无计可施。

  他也无奈。这个女孩看着就身娇体弱,黄少天不敢跟她动手。更何况这位Omega的信息素一直刺激着黄少天的神经,虽然他忍耐力一向强悍,但这么近距离无尺度的挑逗,对他的身心都是折磨。

  走投无路的黄少天带着渴盼的眼神向四周环视求助,然而,身侧行人来往如织,却没有一人愿意停下来助他一臂之力。这一刻黄少天发自内心的为这个冷暴力的社会感到悲哀。一个Omega发情,挑逗起不少人的情欲,却难以激起人们应有的同情。

  “还说保护Omega……保护个头啊!那些反对性别歧视与侵害委员会的委员们呢?网络上仗义执言的勇士们呢?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儿坐着喝茶聊天骗经费呢!”黄少天嘟囔,终于狠下心用擒拿手锁住Omega的关节,不许她再无休止地往他身上贴,而后拖着她踉踉跄跄往医院走去。

  一直等到联系上女性Omega的家人,黄少天才得以脱身。抬头一看天都黑了,他跟着眼前一黑。

  这叫什么事?他请假出来看病,结果医生说他没病,却又在医院里耗了一整天。

  他想自己真不该出来,但是不来看看又有些不死心。

  天赋,天赋,天赋,哼!

  回到荣耀军校,黄少天去找管行政的方世镜销假。哪想一推门,却看见喻文州正在办公室里垂头立着。

  黄少天赶紧退了出去,仔细闻了闻自己信息素的味道褪去没有。

  回来的路上他已经调整好了。但是面对喻文州这个蓝雨唯一的Omega学员,黄少天觉得自己这个唯一的Alpha还是要谨慎一点。

  “少天吗?进来。”方世镜显然已经看见他了,在里面叫了他一声。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再次推开门,先是瞥了瞥喻文州,看他依然如刚才那样垂头立着,除了脑袋有点低,军姿绝对很标准。

  于是在黄少天眼里,喻文州像一只折颈却依旧孤傲的天鹅。

  黄少天有点想看看他的眼睛。他和喻文州沟通很少,但每次不经意间瞥到他的眼神时,总觉得其中蕴含了千言万语。但是现在喻文州垂着头,他什么也看不见。

  “回来了?没什么事吧?”方世镜的问话把他游走的思绪拉了回来。

  “没有!”黄少天赶紧学着喻文州军姿立正,说完才想起来,他好像忘了喊“报告教官”。

  反正这些规矩他总是丢三落四的。

  方世镜太熟悉他了,这种细节根本不去追究。他取来考勤表给黄少天销了假,头也不抬地打发他走:“行了,回去吧。”

  “那文州的事方头说完没?说完让我们一起走呗!”黄少天嬉皮笑脸地跟他磨。

  “你们两个宿舍又不顺路。”方世镜白了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吐舌。军校里对于Alpha和Omega之间的接触堪称严防死守,但以限制Omega为具体手段。例如将Omega的宿舍区在整个校区最偏远的角落,与所有其他建筑群隔离开。还有,不允许未标记的AO单独搭档执行任务,Omega学员需要每日进行严苛而繁琐的生理情况报告等等。

  黄少天知道这些条例后翻着白眼抱怨,我要是Omega我早退学了!

  事实上,愿意选择军校的Omega本来就是“极少数派”,四年前入校时,二十个军区的Omega学员加在一起,也不过寥寥几十人。蓝雨军区当年入校Omega3人,四年下来,只剩下一个喻文州。

  这让喻文州成为了其他学员眼中一个“特异”的存在。

  黄少天曾听闻一些学员的闲话,拿“喻文州什么时候退学”设赌取乐。这种对话黄少天拒绝参与,但总有人来借机撩拨他。某次又是谈到这个话题,一个学员嬉笑轻佻地冲着在一边玩手机的黄少天说:“黄少你要不要趁着喻文州还没走的时候赶紧标记了?多有成就感一事!”

  黄少天冲他一笑,一拳头慰问过去。

  那次打架事件比较严重,被打的进了医院,黄少天被记了过。

  魏琛气得拿手指头戳他脑门:“你打人能不能分场合?晚上等他路过小树林给一闷棍不得了!你当着全队的面展示你性别优势是不是?”

  黄少天脖子一梗,死不认错。

  他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

  他是Alpha不错,但他首先是个人。他又不是随时随地精虫上脑的种马,繁殖这种高大上的事情目前不要考虑他好么?

  更何况,在“那种人”的嘴里,喻文州就像是可以肆意淫乐的玩物,仅仅因为他是个Omega。

  这种论调让黄少天无比恶心,并且一定会用强力去“回应”这种他所不齿的言行。

  于是渐渐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事是黄少天的逆鳞。

  没人想去惹一个Alpha,更何况,是在Alpha中都属于极其强势的黄少天。

  而因为避嫌所采取的刻意疏远,黄少天对喻文州并没有过多的接触和了解。于是他无从知晓这些污言秽语对喻文州是否有所知觉。但这样的事件让他不免也对这位陌生的同学有了些许好奇,于是有意无意间会暗中留意喻文州的举止。这样无声而细微的观察里,黄少天发现,喻文州不声不响地坚持到了最后,而那些以口舌淫乐他为趣的人,已在一轮比一轮严苛的考验下被淘汰出局。

  而此刻,在黄少天探究的目光里,喻文州垂着头站在方世镜面前,像是在接受训话,脊梁却挺的笔直,怎么也压不弯似的。

  黄少天瞧着他这个姿势,一整日如鲠在喉的那点心思,又开始活泛起来。

  “该吃晚饭了,方头你不能体罚学员不是?让文州跟我去吃饭吧,吃完我送他过来给你训!”黄少天还是那样嬉皮笑脸,只是这一次语气里有些不容抗拒的意味。

  方世镜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其实要轮纪律,AO单独相处超过十五分钟都是不允许的。但是这条规则,黄少天这样的Alpha不想遵守,其他人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甩了黄少天一记眼刀,奈何对方脸皮厚如城墙,这种程度的“警示”毫无杀伤力可言。方世镜不得不转移战场,看向喻文州,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我说的你再好好考虑考虑。”

  “是,教官。”喻文州认真回应,抬起头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行了,都快点走,别在我眼前瞎晃。”方世镜倦倦地挥了挥手,打发他们赶快走。

  黄少天冲爽朗地一笑,快步走出先推开门,回过身摆出一副“请”的姿势,等着喻文州。

  喻文州从他身边经过时冲他笑了笑,是那种很客气疏离的笑。

  黄少天因为这笑隐隐有点不爽。这人态度好像挺软挺柔的,可那眼神,那笑,太冷淡了!难道就是这么回报把你解救出来的恩人的吗?

  他看着喻文州的背影生了三秒闷气,而后宽宏大量地决定不和这个刚刚挨完训心情不好的人一般见识。心情好像飘了起来,黄少天提起步子,轻快地追着喻文州背影而去。

  喻文州走得不快,三两步就被黄少天追了上来。他感觉肩头一重,随着黄少天身子压过来的是他相当“自来熟”的喋喋不休:“你饿不饿呀文州?反正我是饿得不行了!我跟你说,我今天在外面跑了整整一天!一整天啊!就没吃到一点好东西!早饭就是从食堂随便揣了个馒头,午饭在路边随便买了个三明治,你瞧瞧,这伙食标准,还不如路边的野猫呢!不行,我晚饭一定要扫荡全食堂!今晚上有什么好吃的啊?哎你先别说让我闻闻……咦好像有白斩鸡?”

  而喻文州默不作声地听着他说话,缓缓地向侧边挪了半步,尽量拉开和黄少天的距离。或许他的动作幅度还是有点大,黄少天立即觉察,顿了半秒,一个箭步闪向另一侧,恰好保证了他和喻文州之间的距离控制在《AO接触条例》要求的50公分。

  在军校里,黄少天从来是与民同乐的好Alpha,绝对不干仗性别欺人的事,和Alpha及Beta学员们向来打成一片。对他来说,一起“吊儿郎当勾肩搭背”的,才叫兄弟。于是他习惯性的勾上喻文州的肩,直到对方流露出那么一丁点不舒服时,才觉醒过来——哦不对啊这是个Omega啊!

  现在他很尴尬,搅尽脑汁在想自己该怎么跟喻文州解释他这个动作绝对不是出于骚扰的恶劣心态。

  但喻文州并不需要他的解释。喻文州冲他很温和地笑笑,道:“我快到发情期了,所以,还是稍微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哦哦。”黄少天又低头目测了一下两个人的距离,确保自己哪怕在走动时也能和喻文州保持标准50公分。

  其实他很想吐槽这个破规定。有用吗?有用吗?如果黄少天想诱导喻文州发情,哪怕隔着整个校园,喻文州都逃不过黄少天的“捕捉”。而如果喻文州发情……那真的只能靠黄少天的良心了。至少50公分这点距离,实在是毫无用处。

  黄少天一向鄙视这种“好像很重视保护Omega”的教条。作为一个Alpha,他并不觉得这些假模假式的规矩对Omega有什么实质性的保护。Alpha如果想破坏这些规则,容易得如同捅破窗户纸一样。

  不过这些“措施”“规定”本就是一层窗户纸。一层能够完美封堵“性别斗士”之口,又并不妨碍权势为所欲为的窗户纸。

  然而这层窗户纸目前来说是极为有效的——至少表达了他对Omega的尊重。

  可黄少天郁闷啊!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还聊什么啊?聊什么都觉得远隔山海不可平啊!

  但是他不喜欢让嘴闲着。尤其现在,他第一次真正和喻文州单独相处。

  “呃……”黄少天安静了两秒,还是耐不住寂寞地开口,“文州你喜欢吃什么?”

  喻文州的喜好对于黄少天来说,是全然陌生的领域。,印象里他们两个人从来没有在一起吃过饭,只有那么一两个记忆碎片,喻文州作为背景,一个人在很远的地方坐着吃饭,而黄少天则在一群吵吵闹闹的学员簇拥中,无视掉那个安静的存在。

  当时全然不觉得有什么,这个时候想起来,却在黄少天这里堵得慌。

  奇异的是,他的脚步真得随着他的心情渐渐迟缓,那姿态如他拖曳重物在泥淖中前行,在旁人看来颇有些诡异。

  喻文州察觉到了黄少天的变化,停下来回过头看他。在他的注视下,黄少天很艰难地迈开一步,冲着他宽慰地笑笑,说:“没事,就是,呃……一种,嗯,生理缺陷。”

  “生理缺陷?”喻文州迟疑地重复,仔细打量着他,犹豫不决地探出手,问:“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用!其实我这个问题吧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反正就是我心理有什么反应,我的生理上可能会受到相应的影响。而这种影响呢就会继续辐射到我行为举止感知思考等等等等方方面面……总之你不要管我这个毛病了,你就跟我说说,你最喜欢吃什么吧!”黄少天甩了甩头,对他来说,心病还须心药医,转换一下心情就好了。

  现在的黄少天已经很擅长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去影响行为了。这种“天赋恩宠”,在他幼时曾是那么可怕的困扰。如今他已经可以控制并利用这种“天赋”,但是……

  黄少天的脸又阴沉下来,脚步更是慢上加慢。

  “嗯……我喜欢吃白斩鸡。”喻文州恰到好处地开了口,黄少天已经有些沉重的身心忽然就找到了解脱的方向。他强迫自己把所有感官集中到喻文州身上,思维也被强制固定在分析他的话语上。

  于是瞬间觉得身体一轻。

  喻文州偏头看了看黄少天的脸色,继续说:“既然少天闻到了有白斩鸡的香气……那我们走快一点吧,去晚了就没有了。”

  “好啊,跑起来!”黄少天心情随着他的这句话一个跃动,身体也跟着轻快起来,于是他没有多想,拉起喻文州的手拖着他向食堂冲刺。

  在食堂门口,他们撞上了刚好出门的郑轩。他嘴上叼着没吃完的半个馒头,正不紧不慢地走着,看见黄少天拉着喻文州风驰电掣地跑来,不由得嘴一张,馒头滚落在地。

  “黄少?你你你回来了?怎么……?”郑轩来回打量着这两人。破天荒啊!Alpha黄少天什么时候和Omega手拉手来过食堂啊?

  “是啊我回来了!废话先别说,就说食堂今天有没有白斩鸡?”黄少天抬手在他肩上狠狠一削,凶神恶煞的,惹得郑轩冒出来一个大胆的想法——这货该不是饿过头了要吃人?

  他扫了眼脸色发白呼吸不匀的喻文州,点点头回答黄少天:“有。但是我刚刚路过窗口时看见好像只剩最后一份了,徐景熙正打算去买呢……”

  他话音未落,黄少天已经一阵风似的从他身边刮过,留他愣在原地风中飘零。

  “黄少什么时候开始爱吃白斩鸡了……?”半晌,他揉着有点脱臼的下巴问还在他身边没走远的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笑,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你知道的,我没跟他一起吃过饭。”

  郑轩只是一句吐槽,也没想到喻文州还挺认真的应了,略有些尴尬,便故作自然地回头,恰好看见黄少天向他们这里招手,赶紧说:“文州,黄少在叫你吧?”

  喻文州轻轻“嗯”了一声,在郑轩满脸的诧异和迷惑中向黄少天走去。有不少人和郑轩一样,看见了黄少天就高高兴兴地围上去,却莫名其妙被赶走,一时间这一带的上空飘满了无形无色的问号。直到喻文州走到餐桌前,黄少天笑了起来,像献宝一样殷勤地举起打饭的托盘,眉飞色舞道:“最后一只白斩鸡!哈哈哈!打饭的阿姨都已经给徐景熙划价了,我在最后一秒把卡拍了上去,不等他发表任何意见直接端走!快来吃文州,筷子我都给你拿好了……还想吃什么?要不要喝汤?今天晚上排骨汤闻着味道不错……”

  说着他还咂了咂嘴,好像真的尝到了排骨汤的味道一般。

  喻文州回头看了看,如他所料,四周掉了一地的眼球和下巴壳子。而他只是平平静静地坐了下来,拿起筷子的时候想到,今晚之后,关于他和黄少天之间的事,不知道得有多少个版本了。

  黄少天却视众人惊诧的目光为无物,泰然自若地检阅了一圈食堂窗口,最终决定给自己来一碗担担面。

  喻文州安安静静地享用黄少天掠夺来的白斩鸡,而白斩鸡的原主人,坐在他隔壁桌子边的徐景熙,正咬着筷子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和他面前的鸡。哪成想,徐景熙只是看看也会招来“打头之祸”,黄少天一手端着自己买的担担面,一手敲上了他的脑袋。光敲还不够,黄少天还要教育他:“别看了,我付了钱就是我买下了,给谁吃是我能决定的!今天没你的份了,明天请早吧!”

  “可我今天也是早到的那个啊!”徐景熙抱着脑袋控诉。

  但是黄少天已经不再搭理他了,随手挥了挥手把他打发掉,转头就笑眯眯殷勤地问喻文州:“我问阿姨了,明天还有白斩鸡,我帮你留一个?”

  徐景熙感觉自己受到了藐视,捧着自己受伤的胃肠回宿舍,向舍友控诉黄少天的暴行去了。

  喻文州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轻轻皱着眉,冲黄少天说:“不用了。我明天……”

  “明天和我一起吃饭!就这么说定了!”黄少天打断他的话,不由分说替他拍了板。

  喻文州眉头锁得更深了。他看着黄少天,欲言又止,最后只能在对方吃着面心满意足地发表“吃饱才是幸福源泉”的长篇大论中,默默吃掉他“来之不易”的白斩鸡。

  他们两人来得晚,吃完饭时周围已经没什么人了。黄少天揉着肚子踱出食堂,回头问喻文州:“一会儿打算做什么?放心我不会送你去方头那里挨训的,就算他拎着思想汇报本来找你我也会罩着你的!说起来,文州你怎么会被方头抓啊?犯了什么思想错误?”

  他这话自己听了都乐。喻文州会犯思想错误?别逗了!常被方世镜找去谈心的是他这个上蹿下跳的家伙,喻文州不声不响的,明显是乖孩子。

  然而喻文州却轻轻笑着说:“确实犯了思想错误……”

  黄少天一秒收起了嬉皮笑脸,认真严肃地看着喻文州。他始终是沉静柔和如一渊深潭,所以难得的,刚刚那一抹轻笑似于水面泛起了一圈涟漪,只是却荡漾出失落的波影。

  这一池“吹皱的春水”,在黄少天这里投影出不一样的情绪。他忽然就觉得心上如图被羽毛或是蝶意震颤而过,心尖泛着细微的痒,还有一丝丝酸痛。于是他有些无措地开了口:“文州,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该不该插手……但你要有什么不开心的,都可以告诉我!我去帮你做主!”说着他觉得心口上又痒又麻的滋味爬上了头顶,于是他下意识地抓了抓脑袋。

  抓了几下,黄少天才钝钝地意识到:怎么回事?因为喻文州而产生的种种情绪,都轻易而敏锐地从他的心理传达到身体。这对已经基本可以掌控自己“联觉症”反应的黄少天来说太不寻常了!

  但是他现在没空思考自己的问题。

  因为喻文州听了他的话,望过来一眼。那眼神又干净又复杂,难辨悲喜,看得黄少天心头一跳。

  于是按耐不住的渴,真正干渴感。

  黄少天咽了口唾沫,心一横继续追问:“方头跟你说什么了?”

  “方教官说……”喻文州垂下眼睛。那种撩拨心弦的视线一下被切断,却惹得黄少天愈发心急。他加深呼吸舒缓情绪,努力克制着不去勾住喻文州的下巴,强迫他把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展示给自己看。

  喻文州没有让黄少天太过焦虑,他只是顿了顿,边说了:“方教官说,我并适合留在蓝雨。”

  “为什么?”黄少天震惊。凭什么这么说?总不能喻文州这人畜无害的模样影响军容吧?别逗了这眉清目秀的俊小伙多招人喜欢……

  想到这里他赶紧咬住嘴唇,用痛感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而喻文州当然不知道他想了些什么,却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只是抬眼看着黄少天,眼神里无奈的成分一点一点浮了上来。

  黄少天愣了愣,开口:“不会是因为我吧?”

  喻文州偏开头,叹了口气,摇头,道:“不是,主要还是我自己的问题……”

  “别逗了!”黄少天出离愤怒,握着喻文州的肩强迫他转身正视自己,“你有什么错?因为是个Omega?会释放信息素影响Alpha?又不是你想这样做的!再说受不受你影响是我说了算的,他们那群Beta凭什么以这个理由劝退你!”

  喻文州因为他突然的怒气略有些惊讶,但还是不动声色地凝望着他,不言不语。

  黄少天在他这样的冷静中慢慢镇定下来。他垂下手,转过身去背对着喻文州深吸一口气,说:“对不起,我……我只是不喜欢他们把性别看得那么重……”

  “我知道。”喻文州苦笑。

  “不是……不仅仅对你们Omega……还有他们对Alpha那种……”黄少天呼吸忽然急促了几拍,话语因此顿了顿。半晌他稳定住情绪,才继续说:“总之,我会跟魏老大和方头说,不让他们因为这种白痴理由劝退你。”

  “不用了少天……其实如果他们真的想强迫我退学,毕业时卡一下我的成绩……”

  喻文州的话没有说完。黄少天忽然转过身,看着他,眼神里蹦出的光华刺痛了喻文州下眼睛。

  “喻文州,我就问你想不想留下!”

  或许是身体内那埋藏在骨血深处对Alpha天生由来的臣服,又或许是被那夺目的星眸剥夺了思维控制权。喻文州在漫长的沉默后,无比坚定地回应黄少天:“想!”

  “那就好。”黄少天笑了,抬手拨了拨额前被风吹乱的发,斗志昂扬地说:“我一定能把你留下来!”

  ——TBC——

  下一章:(2)

  全目录:《作品目录汇总(随时更新)》 

评论(34)
热度(406)

© 青棠欢 | Powered by LOFTER